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转一篇伪科学的  

2010-03-26 03:41: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小文来自于爱群的space。小于是我师妹,也是我同事,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非常喜欢她的文章。记得十几年前,我和她坐对桌的时候,看到三联的“生活圆桌”总有署名“小于”的文章,我一直以为是她写的(很巧那位小于,后来也成了我的朋友),在她外表简单利落的的文字里,我总能读出那么多心事。今晚看到这篇,更是慨叹良多,因为对她的生活阅历了解的缘故吧。

晚上上床睡不着,脑海里都是小于、小锷和TS……索性起来把文章贴出来吧……小锷老师,我现在可以睡着了吧?

一语成谶

很多年以前,我和小锷是很好的朋友。我甚至单方面地认为,她是我当时最好的朋友。

她那时迷恋一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比如远距离发功治病、遥感人的思维什么的。据说她还可以肉眼看到人的五脏六腑。原来是彩色的,后来功能弱化,改黑白的了。

我对这些东西自然不信。根本就觉得她在故弄玄虚。所以每次她一说起这样的话题,我就哂笑她。她也不以为意,还是常常把话题拐到这上。

有一回,不知怎么一来,说起看手相的事。她自然是会看的,这线那线的,言之凿凿。我说,那你给我看看。她说,太近密的人不行,看不准。我撇嘴,说,那你看看你自己的呢?

她说,我早就看过了。可我看不到我40岁以后。也许我40岁就要消失了吧?

我暗暗地嗤之以鼻,在心里说,我得记着这件事。反正我们都死不了,到40岁的时候,我再提醒你这件事,看你还有什么说的。

说这话的时候,我们都是27岁。我俩同年同月出生。此后,发生了很多事。因为一个男人的缘故,两个人成了陌路,不再往来。可是这件事我还是顽强地记着。因为反复的回忆,连她说话时低沉磁性的嗓音,她略带迷惑和伤感的神态,都一并记住了。

40岁生日的时候,我还在美国,又一次想起了这件事。在给TS打电话的时候,就顺便问了一句,小锷好吗?他说,挺好的啊。我就告诉他小锷说过的话。我说,你见到小锷,提一下这件事,她可别不承认啊。

TS呵呵一乐,就过去了。

所以,当20097月的一天,TS打电话告诉我,小锷去世的消息时,我惊得“啊”的叫了一声。这惊叫,当然有因为小锷年纪轻轻突然辞世的震惊,但是更多的,是我马上想起了那句她看不到自己40岁以后的话。是的,小锷死在409个月的时候。

她一语成谶。

她当年说过很多神叨叨、疯癫癫的话,我都嗤笑着过去了。唯独记住了这一句。唯独这一句,应验了。

小锷,我承认我记着这件事是为了看你的笑话,我承认。可你就让我笑话你一回不行吗?

你干嘛跟我较真啊?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