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美味的饥饿  

2010-11-24 13:2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一个业余美食专栏作者,整天流连于小破饭馆,正经的餐饮界达人很少带我玩儿。不过也有几个例外,汉舍中国菜馆老板朱溶是其中一位。朱溶是个重庆美女,还是个文艺青年,进到这家餐馆,先看到的是京城所有美食达人的大幅艺术照,接着就会发现朱溶坐在厅堂最显著的位置,面前摆的不是《盛世2013》,就是《1949大江大海》,妈呀,全竖排版的。连美食界里文学造诣最深的沈宏非老师都说:“最近去朱溶的店有点儿紧张,她总拉着我谈诗的说……”
 
  其实谈谈文学多好啊,每次去吃饭,都像去图书馆,填饱了肚子还长学问,而且,朱溶老师据说还有一手相当惊艳的烹调手艺,几次跟我说:“哪天我在家里做顿火锅,你叫几个朋友来吃。”说得我口水四溢。前不久的一天,朱溶来电话,我以为约火锅的日子到了,结果却是叫我去店里尝试新菜。我也没在意,心想不就是吃顿饭嘛。到了以后才发现上当了,朱美女给我发了几张纸,那是一份食物清单,据说要给厨师自创的四十道菜打分。四十道啊!一时间,我的数学和语文积累涌上了心头。
 
  先说数学,我粗略地用立体几何的计算方法估算了一下,以我的胃容量,每道菜我只能吃两口。遇到不好吃的菜,吃一口也就罢了,但是遇到喜欢的菜,也得克制自己,否则后面装不下了。如此不能尽兴,据说还是他们美食界的规矩,原来,做一个美食家是件这么不爽的差事。
 
  再说语文。来尝菜之前,我刚刚读完了栾保群老师的《扪虱谈鬼录》。其中有一章说到了冥簿的事儿,对我影响相当大。据说,古代的中国人对生命的理解是,每个人的生死都自有天命,而具体活多久都掌握在阴间的生死簿上。除了生死簿,冥司甚至还有一个“食料簿”,上面记录的是一个人一辈子吃喝的食物总量或者价值,这份食物清单享用完了,阳间的寿命也就到了头
 
  书中引用了大量古籍中的记述,其中一个例子是讲康熙年间,某县一姓林的,死后做了土地爷,但经常和他生前的好友,也是这个县的县令来往,当然,都是在县令的梦里。有一天,林土地爷告知县令:“刚看了一份高层文件,说令堂命中该遭雷劈!”县太爷大惊,希望好友相救,林某想了半天说:“我只是个处级干部,这种事情无能为力啊……不过,倒是有一个办法,你加倍地尽孝,让老太太吃比平时贵重十几倍的食物,老太太会禄尽而亡,得以善终。”县太爷依言行事,果然,将老娘养老送终了。过了一段时间,暴雨中雷公降临,“电光绕棺,满屋硫磺气,那雷就是劈不下来”。雷公没法交差啊,结果窜出屋子,将土地庙劈了个稀烂,林土地爷被野蛮拆了迁。
 
  栾先生辑录的这则故事,来自清朝文学家袁枚的《子不语》。有迹象表明,袁子才对所谓的“食料簿”这件事情是笃信不移的,在一首诗里,他就写过“养鸡纵鸡食,鸡肥乃烹之。主人计固佳,不可使鸡知”这样的句子,充分反映了他的世界观。然而令人纠结的是,正是这位袁老师,又写下过著名的《随园食单》,教人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我现在开始怀疑那到底是一本美食书,还是一本催命的书。
 
  如果按照古人的说法,我们今天的口舌之欲是应该三思的,“别看今天吃得欢,小心食料拉清单”。相反,节食或者辟谷,倒成了长寿的秘诀。但古代的人对世界的认知不一定都科学吧?现在这么多人一顿饭动辄天文数字,也没见得他们比吃路边摊的少活几年。食料簿这事儿其实挺扯淡,既然每个人一生的食物都写好了,古代的鬼,又不是土摩托,食物清单里怎么会写上三聚氰胺、苏丹红和亚硝酸盐呢?切!
 
  但吃喝无度必然伤身。就像那天在朱溶店里,先上的凉菜,菠菜拌蛏子、酱油萝卜干都非常爽口,忍不住还多夹了两筷子。紧接着就是四条鱼,都二斤多重的,椒麻的、水煮的、泡椒的、榨菜烧的,味道也相当不错,也没少吃。但一路尝下来,眼珠子已经开始绕圈儿了。后面还有:牛柳、牛仔骨、肉蟹、猪蹄、一整只鸡、一罐子五花肉……全是硬菜!除了我之外,还有四五位一起品菜的,都已经哭天抹泪。最让人绝望的是,这进度还不到菜单的一半!
 
  我已经后悔开始阶段的凉菜吃多了。其实,有几道菜,尤其是那道葱香乌骨鸡,还是非常讲究的,味道纯正,口感鲜嫩,在平时我一个人可以包圆。但现在,鸡躺在那里,几位达人每人动了一筷子以后,都托着腮,一脸无辜地相看泪眼。因为刚读完谈鬼录,我的心理负担肯定要比在座的几位更重。记得朋友那威录制节目的场景,一个下午演播室里最多要录六、七期节目。其间,那老师在那儿一边坐台说着话,一边还要往嘴里招呼着东西,抿嘴冲镜头一乐,挑大拇哥:“好吃,好吃”,想想这一下午,不停进食,这对身体多不好啊!好在那老师有一绝,从不下咽,导演一喊“卡”!就从台下抻出一个大塑料桶……我这儿上哪里找桶去?
 
  想起从前看过的一休的故事——食欲不振的将军要来品尝美味,一休却让他做了一连串体力活,最后,果然将军吃嘛嘛香。和老男人一起喝酒,让我明白了“最好吃的是人”,现在,朱溶又教会了我“饥饿最美味”。这都是真理啊!
 
《天下美食》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222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