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宜城早餐  

2009-03-30 17:5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没有吃早餐的坏习惯,主要原因是,正常的早餐时间正是我深度睡眠的时候。不过也有例外,每次出差,我一定要去吃一下当地的早点。
  
  安庆有名的早点有两个。其一就是江毛水饺,几十年的老店,传说是当年严凤英的最爱。有记载称,严凤英演天仙配,每晚演出结束都会痛哭流涕,独自哭一会之后,眼泪半干未干,便喊着大家去吃江毛。安庆话江毛发音类似“干嘛”,想像一下严大师“干嘛干嘛去”地呼朋唤友的场景,我想到了两点:第一,梨园行的同志爱哭,但不耽误吃饭;第二,早在几十年前,江毛是个昼夜的小店,其主打品牌“鸡汤水饺”确有替人民艺术家抚慰创伤的“心灵鸡汤”作用。
 
  现在的江毛水饺已经是连锁店了,大名叫江万春水饺店。窗明几净,火车座椅加橘红色的大碗,一副国际快餐架势,这可能是当年的老板江庆福(因脖子上有撮白毛得绰号“江毛”)想像不到的。要了一碗最著名的鸡汤水饺,鸡丝安放在最上层以验明正身,鲜汤里漂着十几只猫耳朵水饺--也就是你们说的馄饨或者抄手。看着旁边的墙壁上的各类水饺说明文,浅尝几口汤饺,窃以为,还是路边小摊的同类产品更有人间的味道。
 
  安庆的第二种特色早点便是路边的小摊,小店连名字都没有,内容是猪肝圆子汤。前天早上在老城里七拐八绕,才终于找到。一碗汤,简单得无以复加:白开水(我特地看了不是高汤)+猪肉馅圆子+猪肝+小白菜,加盖片刻起锅,门口却排着长长的队伍。在料峭的春寒里等了十分钟,端着冒着热气的一碗汤,小心翼翼地在拥挤的人群里穿梭,好容易找了个位置,坐下,第一口下去,用汪曾祺先生的话说,眉毛都鲜掉了!
 
  肉圆鲜嫩,口感还有点糯,猪肝生脆,小白菜是最后下锅的,但已吸饱了汤汁,鲜香无比。为什么这么简单的做法,不加任何味素鸡精,出来的汤确如此鲜美呢?我只联想到它的原料和我在北京吃的有差别。去年在上海,沈宏非请我吃致真,很多菜肴都不错,但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那一道猪肝汤--用的是浙江的家养小猪两头乌(亦是金华火腿的极品原料)的猪肝,鲜到什么程度?我形容为,吞咽时必须闭上眼睛。
 
  顷刻间,一碗猪肝圆子汤下肚,还想吃,看看排队的人群,忍住了,只好拍两张照片聊以自慰。突然想起,北京一堆闲人--大仙、张驰、老全什么的,在相邻的怀宁县悼念诗人海子,刚刚到。于是打老全电话,约他们明早来吃这口儿,没想到他们当天就要回到合肥,用老全的话说,“我们来了就是起哄的,这叫拿三分走人……”
 
  本想同情一下他们,再一想,这堆粗人,味觉里根本没有“鲜”这个词汇。也罢。
 
  
  
  
  
  
  评论这张
 
阅读(4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