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猪油蒙了心  

2008-10-19 17:12: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几次去的是越国,现在终于来到了吴国。
 
  到苏州之后,MSN签名改成征集姑苏腐败地图,于是很多朋友都推荐了好吃的地方,莫衷一是。比如我一个在苏州电视台工作的学生推荐去吃协和,就在他们单位门口,但和她的上司宗妹妹却说那里的“油不是很好”,果然细致。另一个苏州籍的妹妹要我去吴门人家,贝聿铭的最爱,而且她可以电话打折。但她同时又说,其实她妈妈做的菜更好吃。还有一个苏州土著朋友说,其实,我们苏州,现在流行吃川菜……在旧城的时间太短,无法仔细一一吃将过去,只好转攻小吃。
 
  沈爷推荐了同得兴的红汤面,于是上午办完事,打上车直奔嘉馀坊。出租司机听到了目的地连称靠谱,说那里的厨师每个月的工资七八千块,到北京比赛都拿奖的……同得兴就在路口旁不远,店门上显著地标着“专业面馆”四个大字--哇靠!这意思是不是说,我们在北京吃的都是业余的,是《小强历险记》,到了苏州终于可以吃到《你丫真狠》了?
 
  正要进门,只见几个服务员冲我直摆手,顺着他们的中指看过去,玻璃上的营业时间是6:00--13:00。再看表,一点零五分,我就迟到了五分钟啊!好说歹说,我坐火车一千公里来的呀,我对你们景仰得无以复加呀,人家一句“火都关了”,就把我打发回了马路上面。你说人家下午就不用上班了,月工资还七八千呢。那他们下午都干什么呢?政治学习?还是上网挪车?
 
  好在这是苏州,我先去了绿杨吃了鸡汤馄饨和一屉蟹黄小笼,再去长发吃了两只鲜肉月饼,又到了黄天源吃了两块酒酿饼。这时,我理智上已经认为自已有些撑了。但糕团还没吃,这在道义上是说不过去的呀!
 
  我读书时,苏州的同学寒假里总会带糕团回到北京,那曾经是我的最爱。一九八七年春节,在南京新街口一家苏州糕团店,我曾经因为糕团吃得太多,连续呃逆达十个小时,最后是急性胃肠炎诱发急性阑尾炎,害得我挨一刀,从此成了断肠人。但尽管有“糕团太多防肠断”的警示,我对此物仍然忠贞无悔。究其原因,除了糕团的甜糯弹牙,更重要的是它里面很重要的成分是猪油。
 
  猪油正在远离我们的生活,因为从科学上它“不利于健康”,但我宁愿相信蔡澜说的,猪油有“动物性”。“动物性”这个词非常形象,既可以理解成抓栏杆、撕床单,也可以理解为凶猛食肉动物的某种基因。当然,如果一直吃植物油,人类将来会不会变得像大熊猫一样濒临灭绝,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那是科学松鼠会的家庭作业,仅仅说猪油制品中的那种不可替代的迷人的特有香味,则是植物油永远无法替代的。
 
  有次在白岩松家聚餐,吃了白妈妈清炖的内蒙羊肉(端的香甜),我借着酒劲下厨给每位客人做了一碗小面,尽管缺材少料,但大家仍然吃得痛不欲生,是痛快的痛。苗炜太太问我诀窍,我矜持地笑道:“无他,惟猪油尔。”对于我们这一代,有吃猪油经历的人,大油确可以轻易让“猪油蒙了心”。
 
  今天早早赶往同得兴,那里早已人山人海,要了红汤面,果然汤滚、面热、油烫……最重要的我不用说了--汤里有大油的滋味,而且吊得下了功夫的。汤面根根挺括,像海飞丝的广告,诀窍在于煮面的火候--面只煮九成熟,上桌将将圆满。看苏州食评,多有“弹牙”二字,这面也配得上弹牙的评价……对,正是苏州评弹的弹,丝丝面缕,正如琵琶上的丝弦,在舌齿间弹奏,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急急如律令……  
 
----------分割一下----
 
附1 沈宏非的推荐
吃饭:
太监弄 新聚丰餐厅 
山塘街 松鹤楼
吃面:
十全街 同得兴
三香路 胥城大厦
 
附2
  IMG_1388
买了津津牌的豆腐干,味道依旧过甜,但我喜欢封口的那个塑料扣。
 
附3
谢谢这么多高人指点,不久还要再去苏州,有空聚。
又,陆稿荐排大队,没吃成。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