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寒风里  

2008-11-28 01:1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黑得早。下了班接陈乐吃晚饭,走到院子门口,车灯前模模糊糊看到我妈的身影,寒风里,老人正搀着陈乐从校车上下来……没回家,我带着他们找到航天桥的一家过桥米线,三个人吃得浑身冒汗,半小时后又上车匆匆往家赶--儿子还有很多作业。
 
  进了楼门,见单元门前站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手里拿了一份《新京报》,“怎么现在才送来?”我妈话里有些不高兴。我这才知道订的报纸今天早上没有按时送到,我妈打电话问了报纸的发行部门。小伙子不停解释,道歉,说早上漏投了,下午忙完别的从西四环外骑车过来,已经在这里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我没有当一回事儿,拿了报纸进了屋,催促陈乐赶紧做作业。
 
  门铃又响了,打开门,还是那个男孩,“叔叔,这里还有一个投诉受理单,您得给我签个字。”我支吾了一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男孩儿又磕磕巴巴地说:“能……不能?再帮我写两行字,说早上漏投的报纸是别人拿走的?”我立刻表示拒绝,他赶紧又问:“那您明年能不能再订我们一个季度的报纸?”我说:“现在定不下来。”见我要进门,小伙子已经快要哭了:“今天早上没有送到报纸,的确是我的错。这两天太冷,是我被冻糊涂了……但叔叔您知道吗,您这一张投诉单要扣我们六十块钱工资,您就算同情我,再订我们一个季度的报纸吧,这样我就不会损失那么大了,行不行啊叔叔?”
 
  “爸爸,你就订了吧,没多少钱的。”我转过身,陈乐站在那里,一脸同情让我无法拒绝。“您看我五点钟出来,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小伙子摘下眼镜,擦了擦镜片。
 
  我曾经听我的朋友,《新京报》前中层干部王小山很自豪地炫耀他们的报纸发行部门,一个被他说过好多次的故事是这样的:发行部有一个管投递的小伙子,因为订户住址有变,又担心新住址管片的投递员不熟悉情况,于是每天专程骑着自行车从西城到朝阳--只为送一张报纸。报纸订户是个中年OL,了解了这段故事之后,有一天专门把小伙子叫到了她的写字楼,说是要再增订十几份报纸。小伙子被中年OL引领着,穿过长长的楼道,来到一扇门前--到这里听着已经有点儿像A片的情节了--打开门,屋里齐刷刷坐了一百多人,那个中年OL是这家合资公司的老板,今天,她邀请这个投递男到讲台上,是为了给自己的员工讲一讲什么叫职业操守……说这故事的时候,王小山还没有从《新京报》离开,每次讲完这个好莱坞式的结尾,他都要娇嗔地加上四个字,“我爱鄙报”。
 
  南方报业集团发行部门以管理严格著称,前两天还看到一个几近控诉的帖子(好像叫《乌鸦永远不懂自己的黑》之类的名字),揭秘报纸发行的残酷内幕。南方报业办得确实好,这不仅体现在内容上,同时也体现在管理上,或许做一番大事业都必须这么“铁血”吧。但从内心里,我和陈乐一样,又对那些打工者充满了同情(慈不带兵,这可能也是我做不成大事情的原因)。我的艺术家朋友牟森,有一次老男人局散后,喝高了的他,在家门口的天桥上,把身上的所有钱全掏给了一位在此露宿的打工者,并和他抱头痛哭……很多人把牟老的故事当笑话听,但我真的理解牟老那一刻的心境:打生下来开始,我们就注定了打工者的运命,和我们对面的人没有区别,只是多了两件衬衫而已。人毕竟不是机器,出来混,谁都有太多的不易。
 
  签完字,我甚至想和小伙子聊两句,但他一个劲地说感谢的同时又说自己还有事情(上帝保佑不会还有漏投的吧?)。小伙子戴上护耳、手套、帽子,瞬间便骑行在寒风里……屋里我妈在接电话,新京报发行部打来的,妈妈一项一项地回答着:“送到了……不过前一份报纸不是没送,是我儿子一早带走了……意见也签了……投诉补偿的电话费,拿到了,啊?是五毛啊?他给了一块嘞!”我妈在屋里大声喊“乐乐,快叫你爸退五毛钱给人家……”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