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烂人皮蛋  

2007-10-10 01:23: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老二七万块钱买的豪华越野车在老山界的小路上颠簸着。前方的小小叉路口标着资源方向,我知道那边是长着小小心脏的猪头非的出生地--好大的山呀,听说有很多野猪的。
 
  二哥的电话响了。“到华江了,可以起锅了。”老二对着电话,边说边咽着口水。今晚要吃洋鸭,一种据说连蛇都敢吃的鸭子,肉质极韧,需花上一天的火候方可入口。前方已经有朋友一大早赶来料理,估计我们到了,正用猛火急攻……车到高寨,华南最高峰猫儿山脚下一坨小村子,路边饭店前站立一光头汉子,正是早上来打理酒菜的皮医生--皮蛋。
 
  皮蛋是我桂林的老熟人,桂林市著名的脑外科医生。他本姓徐,皮蛋是他的小名,但由于叫得多了,大家反倒忘记了他原先的姓氏。就比如到了桂林第二人民医院,你如果找徐医生,大家会很懵,但要说找皮大夫,任何人都会给你指清方向。
 
  皮蛋和二哥是发小,性情也极像。按说医生都是文质彬彬的,皮蛋却生的很匪,光头配着墨镜,一身健壮的肌肉,纹理清晰,像极了人体解剖模型被揭了皮肤的那半边。五十岁的人了,每天早上要跑五千米,大汗淋漓的,问之,则曰:把昨晚的酒逼出来--和二哥一样,皮蛋善饮。
 
    烂人皮蛋 - 陈晓卿 - 人黄猪老
 
  在桂林,二哥身边永远有这么一堆酒友,而他自己永远是酒量最小的一个。每至酒酣,二哥必来电话,把所有人的名字报上一遍,都是我的熟人,记者、编导、商人、医生、司机、摄影师……干什么职业的都有,在二哥那里,他们被统称烂醉之人--烂人。当然,在他嘴里我一直也是烂人,不过,皮蛋则是最烂的烂人,谁让它酒量这么大的。
 
  和皮蛋是在酒桌上认识的,皮蛋好吃。不过和所有的医生一样,他总会在你吃兴最浓的时候说一些煞风景的话。比方阳朔啤酒鱼讲究吃鲤鱼,他会检查鲤鱼脊背上的“酸筋”有没有剔除(此为常识,酸筋如果不剔干净则鱼肉发酸),然后,他会告诉你,这其实是鱼已经退化的神经系统……涮锅子时,你刚夹上一块黄喉,他会说,嗯,这是牛的主动脉血管……
 
  好在我是一混不吝的主儿,说的再血腥也不会影响我的食欲,甚至,到了后来,我特别喜欢在饭桌上讲皮医生的段子。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友情提示,晕血的请关闭页面。
 
  一天深夜,二哥去医院找皮蛋喝夜酒,结果办公室没找到人。二哥按照别人的指点去了后院,只见空地上摆了一口大锅,锅底柴火正旺。煮了些什么美味呢?二哥好奇得紧,伸手掀开锅盖,看不清,打开手电,瓦!里面煮了三、颗、人、头,肌肉组织已经剥离了……
 
  这时皮蛋过来,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实验用完的,我研究一下骨骼病理。”“怎么拿来的?”二哥问,皮医生一指楼道:“就从那边拎着耳朵拿过来的。”二哥睁大双眼,看着医院幽暗狭长的通道,顿时觉得冰凉的液体顺着裤管向下……
 
  每次讲这个故事,尤其是有MM的环境里,我会讲得更来劲,因为总能看到她们花容失色、泪腺失禁、尖叫失声乃至鬓发散乱的动人场面。皮医生面对一片惊叫,总是不置可否,然后举起酒杯说,来,喝酒。
 
  前些天整理自己的工作照片,突然发现在广西的很多拍摄现场,都能找到皮蛋的身影,甚至前些日子,我们在钦州开纪录片会,他也不失时机地赶了过去。或许对他来说,选择做医生限制了他自由的个性。在我们拍片的很多地方,他都会默默地呆在一旁,做他自己的事情。
    
    烂人皮蛋 - 陈晓卿 - 人黄猪老
 
  在龙脊,他不仅抚养了一位即将失学的女孩子,还给村里很多人治好了一种我说不出名字的脑寄生虫病,并向市主管部门提交了关于在当地普查该种地方病的建议报告。这张照片就是我三年前回龙脊时拍的,中间的就是皮蛋抚养的孩子。我不知道皮蛋每年在山里要呆多少时间,经常接到他的电话,一会儿融水,一会儿恭城,都在乡下。下面这张照片就是在村里的皮蛋夫妇,左立拍照者为二哥,头顶略显稀疏。
 
    烂人皮蛋 - 陈晓卿 - 人黄猪老
 
  皮蛋愿意说到乡下玩,但我知道目的地基本都有他的患者。他和病人总能交上朋友,有人对他表示感谢的时候(所谓红包),他会说,别谢我,你把钱拿回去,买几只猪仔,记住千万别让他们吃街上卖的饲料,过上半年,我去你家杀猪。所以有时候我挺羡慕皮蛋的,那么有境界,还时不常能吃上奥运选手吃的猪肉--你现在明白他身上的肌肉是哪里来的了吧?
 
    烂人皮蛋 - 陈晓卿 - 人黄猪老
 
  我有幸跟皮蛋下乡吃过土猪肉,一大帮人呼啸而去,两顿就吃掉半扇猪,那叫一个香。据二哥说,每次这样的打秋风活动,皮蛋必然主厨,忙里忙外,然后喝成个烂人。不过,我参加的那次,告别时,我亲眼看见皮蛋给人家留了几张一百的,很清醒,倒是二哥,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喊:烂人!
 
  这次从桂林回来时,皮蛋到机场边一家小饭馆摆酒送我,我们一堆烂人足足喝了三个小时。皮蛋喝到得意,说乡下还有几头小猪在山林间游荡,希望我春节再来。我当然想去,但真的不敢保证到时候有时间啊。不过,反正非非春节要回家的,到时候,让皮蛋带她去认认亲,也很不错哦。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