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作风问题  

2007-07-29 03:4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来就是为了挣钱吗,干嘛把自己弄得这么崇高,生意就是生意,不想干可以不干的嘛。
  而且我最不爱听得就是什么经费多么多么的少,工作多么多么的苦,完成任务有多么多么的难,最后还完成了之类的,以表现自己的能力有多么多么的大。其实这只能说明你在做事情之前计划失败,这种做法风险极高,一块钱就应该干一块钱的事,你非要弄出个10块钱的事,这能成功吗,最后通常会弄出个什么也不是的东西。真是担心你的森林之歌。通常情况下,这样的项目是不能被批准的,而且即使完成了也是不值得表扬的,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成功的经验,这是的中国人思维。什么时候您才能学会科学的管理经验啊,不要动不动就拍脑子。
  请您在做事情之前做好预算,不要靠克扣别人的工资来办事。不要因为别人年轻就利用甚至克扣手下人。
  以上是几天前,一位叫“小猴子”的朋友,在我牛博网博客上的评论,评论一针见血地指出,我关于森林集中营的那些描述,有为自己管理能力太差找台阶下之嫌,他(她)认为拍片只是为了糊口,说那些四六不靠的事情,实际上是装崇高。感谢小猴子为《森林之歌》表现出的善意的担心,天哪,我以为自己长年累月净装低俗了,装崇高,嗯,这是个作风问题,我想我得解释几句。
  
  首先,这个节目不是我自己申报的选题,《森林之歌》是财政部、国家林业局和央视的合作项目。在我介入这个节目之前,节目规模、预算以及播出计划已经完成,我是在节目立项一年之后,也就是说,已经有其他人完成了部分拍摄的情况下,我的行政领导指令我负责这个节目的“自然篇部分”的制作(剩余部分为“政论篇”,不归我分管),作为央视的基层工作人员,我无权对节目周期预算提出异议。我唯一能做到的,是张罗几个兄弟,在这个基础之上,尽可能把节目做得不损害自己的职业尊严。
 
  其次,自然类纪录片对中国来说是一个空白,我们没有现成的制作模式供我们照搬,我们曾经做过几次培训,请的都是得过艾米奖的外国导演和摄影师,但你知道,外国的经验,包括十月革命的,在咱们这儿好使么?所以我们的很多操作都是摸着石头过河,难免磕磕碰碰。我绝对承认自己不是个合格的制片经理,开始设计的一些场景,就因为多种客观原因--如行业价格的突然飚升、拍摄设备不符合要求、拍摄地为航空禁区等,最后无法实现,这是我们的遗憾。但是,这里没有什么“克扣”存在。
 
  我一个前同事,半年多前从央视辞职给德国人打工了,收入相当不错,我在网上试探地问他,能否给我一碗饭吃,老兄犹豫片刻,吞吞吐吐打出了几个字:“像您这样在央视呆了这么多年的同志……我个人以为……已经没有了……自食其力的能力”。电视制作是一个依赖团队的复杂工程,尤其在我供职的这家媒体,它能让你充分感觉到个人的渺小,就是说,你不能“不想干可以不干”,除非辞职。我年纪大了,要养儿子,辞职谁养我呢?中国的体制很多是不适应时代要求的,如果小猴子在厄瓜多尔生活,我能体谅他(她)的疑惑。
 
  最后想解释一点,也是最重要的。集中营里那些人,还真的没有把这次制作的目的指向“本来就是为了挣钱吗(此处似应为嘛)”,在电视界混,如果只为钱,比这容易的路子多海了去了,没必要花四年的时间来较这个劲吧?导演中有五位是《见证》的,这我最有发言权,如果他们在栏目里,正常拍片,这几年的收入会是森林的三倍。很多时候,我也和小猴子一样,很不理解他们的工作热情是哪里来的?为在外景地能多拍几天,为一个细节的保留还是删除,为一段音乐的情绪,甚至为一个剪辑点的前后挪动……和我摆事实讲道理!为钱?至于么?
 
  那他们到底为了什么?我回答不了,只能问他们。但从这些人身上,我能够隐约看到十几年前的自己,那时的我,外表上还有理想、抱负以及职业虚荣心。四年漫长的共同经历,一贯老不正经的我时常被他们正经地感动,所以,也就自然地用文字做了记录,也是纪念。如果这些文字会让您感到不适,我推荐,其实还有徐静蕾大姐的博客可供选择。
 
  开头的那段评论,出现在我写贾丁西藏拍摄的《劳心劳力》里,我是想说拍片只靠吃苦是不行的,但表达的不好,被人误以为是打110请求解救的了。其实,我们的生活里有很多穷开心的时光,贾丁就是我们大家的开心果之一,经常讲段子,特受几位女生欢迎。今天转贴贾丁写的一段拍摄手记。
 
  咳咳!补充一下,贾丁对我们集中营的女生们是有看法的。有次喝酒,他做总结发言。“我们这几位女同胞,又聪明、又能干、又知道疼人,就是啊……唉!”大家,尤其是女生,都竖起了耳朵!听着小贾借着酒劲儿把话说了出来:“就是……生活作风,太好!”
 

 
收获喜悦,收获无奈 贾丁
 

20046月,摄制组第一次进藏拍摄。下旬的一天,大家遇到了一个幸运和遗憾交织的日子。

摄制组在长毛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已经整整等待了三天,为的是拍摄初生的小马鹿。春季是马鹿产崽的季节,方圆637公里的保护区里每一个角落都可能是小鹿的诞生地,而且小鹿身上的斑点和周围野花的颜色极其相近,就连金雕锐利的眼睛都能骗过,何况我们这些人眼?第四天,仍然一无所获。摄制组陷入到了焦躁的情绪中,有人甚至提出放弃拍摄。

就在大家做最后坚持的时候,突然,对讲机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藏语对话,赶快找来翻译,原来,当地牧民得知我们在寻找小马鹿,已经在几天前就自发帮助我们满山搜寻了。对讲机里说山顶发现了一头小鹿,所有人立刻像打了鸡血,背起几十公斤重的设备在海拔5000多米的高原上向山顶冲刺。陪同我们的是一位健壮的康巴汉子,平时聊天时常常为我们这些内地的身子骨感到担心,没想到在冲刺中,这位高原上的大汉竟然被落在了后面。

大家平静下急促的呼吸,开始静静的拍摄。当小马鹿从地上第一次站立起的场景被摄影师扎西老师收录在镜头中时,我觉得今天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幸运的日子。

发现小马鹿的是一位中年牧民,直到今天我还记得她的名字—-向秋拉姆。

 

根据马鹿的生活习性,母鹿天亮时分会外出觅食,幼子则留在原地,傍晚母鹿返回给小鹿喂奶。母鹿很警惕,如果发现周围有人甚至会遗弃幼子再不回来。为了拍摄母鹿哺乳的镜头,我们决定把对面的山脊当做掩体。为了翻上这一座大山,大家又连续跋涉了3个多小时。

高原的天气变化莫侧,刚才的万里晴空一下子狂风大作、阴云压顶,远方不时电闪雷鸣。身边的牧民,眼睛里流露出恐惧的眼光,大声喊着让我们立刻下山,因为暴雨马上就会到来。很快狂风把人吹得无法站立,下山还是坚持已经容不得犹豫,必须马上做出决定。

为了所有人的安全,也为了设备不受损失,我们只好撤离山顶。

刚刚走到山腰,暴雨倾盆而下,山顶被雨幕笼罩消失在了视野里,牧民说那里肯定在下冰雹。

就这样,我们失去了母鹿哺乳的镜头,几个小时前的喜悦心情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家被失落的情绪包围着,冒着大雨默默向山脚走去……

 

短短的一天,摄制组的弟兄们经历了收获的喜悦,品尝了失败的无奈。在以后3年的拍摄中,这样的经历慢慢变成了家常便饭。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