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劳心劳力  

2007-07-23 21:4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段时间,梁碧波来北京,我逼着他看森林的粗编,提意见。当然,他也不是第一个,李晓、周兵、金铁木……都曾经被我强按在森林集中营里指导过工作。
 
  屁婆娘耐着性子看了两集,半晌才意识到自己应该发言,他清了清嗓子:“第一,这些鬼东西你们是啷个拍到的呢?太不容易了。第二,看到这些画面,我能知道你们吃了非常大的苦,你们好求伟大。第三,我太佩服自己--当初没有答应陈晓卿来拍……”
 
  我接手《森林之歌》时候是有过让梁碧波帮忙的念头,但当时,他正suck着新西兰的breast,给国家地理频道干活,我很清楚地知道,森林的周期是人家的十倍,但酬劳只是十分之一,这事儿,我只得恨恨地作罢。说到艰苦,如果森林集中营开一个像《暴风骤雨》里一样的诉苦大会,受苦人把冤申,场面一定是群情激愤,这时候,有一个人肯定冲在最前面,他就是拍西藏的贾丁。在剧组,他相当于《暴风骤雨》里的赵光腚,苦大仇深。
 
劳心劳力 - 陈晓卿 - 人黄猪老
 
  贾丁的拍摄地在藏东南的最高峰南迦巴瓦脚下,那里海拔四千米左右,生长着中国最原始,最茂密的森林,因为这地方人类太难到达,树木应该属于幸存者吧!这里的空气含氧量不足平原地区的一半,老六在他的博客里曾经写过,贾丁的素材带都带着摄影师喘气的声音,也就是说,每拍一个镜头,他们都需要花费比平原山地更多的气力。
 
  老贾是天下第一庄石家庄人,细皮嫩肉的。他在学校学的是文艺编导,基本上是照着春晚总导演的位置培养的,但这小子不争气,工作后一直对纪录片情有独钟。几年前他离开《半边天》,想来我们栏目,我找他原先的同事,老彝胞阿果“外调”,老阿说,贾丁是个疯子,有次去法国,飞机上十个小时,他说起纪录片都没停嘴。贾丁这次主动请缨拍摄西藏,一方面是因为西藏的森林确实迷人,另外一方面,他以前合作过的搭档,摄影师扎西旺加是藏族人,对那里的情况比较熟悉。
 
  两个拍摄周期结束之后,我已经后悔把拍摄点选在了南迦巴瓦,因为那里交通、补给难以支持,每次拍摄周期都相当漫长,我们就这么点儿钱,却要维持整个剧组的运转,他们一个组的经费几乎和其他两个组相当,太费钱了。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也没能到现场去看看,但我是周扒皮,我能想到的,只是省钱。
劳心劳力 - 陈晓卿 - 人黄猪老
 
  因此第三次进藏之前,我把他们的人员配置又减去一个,也就是说,整个摄制组的所有活计都落在他们两个人身上,而且我这边像黄世仁一样不断催进度。没多长时间,他俩养成了喝夜酒的习惯,而且喝酒过程中,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说着说着便泣不成声,最长的时候,两个手机轮流打过三个小时。时间长了,说实话,我真有些烦。
 
  有一天,因为带乐乐睡觉,电话设了静音,没接到他们的电话,等打过去,两人已经愤怒到极点,照例用最犀利的脏字问候了我们全家。贾丁说“你他妈就会催催催,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在这儿受的是什么苦,这活儿根本不是人干的!”旺加接着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把钱抠得这么紧?我和你都是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为什么每天的伙食标准,买的什么菜还要详细记账?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后面又是一串……
 
  当然,几乎每次的第二天早晨,他们拍摄之前,都会打电话来道歉。毕竟是多年的兄弟,我也不会往心里去,谁让我接下了这个倒霉差事的。而且从电话里,我也了解了许多自己曾经忽略的事情:比如每次进藏,他们身体都要适应一段时间才能正常工作;比如人在高原,智商、情商严重下降--手里拿着分镜头本,一天下来,总会发现有遗漏,真是怪事;我同样忽略的还有,每次拍摄转场,摄制组都要雇马帮走上一天,甚至几天,长途奔袭,他们俩都有从马上滚下山坡的经历……
 
劳心劳力 - 陈晓卿 - 人黄猪老
 
  但我想的肯定比他们更多,因为我知道,吃苦,其实是拍纪录片的必要条件,只是一个起点。吃了苦,哪怕苦不堪言,并不意味着能够完成一个好的纪录片。十多年前,魏大爷还拍片的时候,曾经深入全国惟一不通公路的县--墨脱,跃跃欲试地打算在那里大干一场,要知道,当时走进墨脱就需要七天的时间。后来,这个片子并没有出来,用老魏的话说,“在那里,人首先想到的是生存,让纪录片见鬼去吧!”从墨脱出来的时候,老魏的脚趾甲走掉了四个。
 
  进入后期编辑的时候,贾丁的那一集画面是全组最壮观,最鲜艳的,但同时他觉得做起来很吃力,因为很多必要的,推动情节的故事拍得不够完整。他很自责,我告诉他,这个责任主要在我,从目前的经费状况来看,我们还没有能力维持在雪域高原的野生动植物拍摄,是我们的钱太少,他们承受的艰辛与疲惫和他们获得的结果,就这样不成正比。此外,南迦巴瓦那个地方被藏人成为神山,天地之间太和谐了,很难看到什么冲突,原先设想的雪崩、泥石流、暴风雪在拍摄的这一年中都没有出现,这对森林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对拍片的人来说,又缺少了故事的推动因素。
 
  我一直对大家说宁可少吃点苦,一定要多动点脑子,纪录片是智者的游戏。前些日子电视节期间,上海台的朋友王韧做了一台晚会,叫《我们在场》,历数了近三十年来拍摄纪录片的血泪史,非常煽情。据看过的朋友们说,上得台去的几乎都是劳动模范,非死即伤,感觉拍纪录片的已经成了需要捐棉衣被的弱势群体,成了洪洞县需要解救的黑窑工,我觉得这不太好。我认为,纪录片是一个高智商的活动,核心的内容在于你看到了什么和你表达了什么,好的纪录片不单纯需要身体,更重要的还是要大脑。
 
  不多说了,明天《森林之歌》审片,希望能顺利通过,祈祷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