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老李笑笑  

2007-06-26 02:5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想一口气把森林人物写完,但由于事情多,没有得逞。现在老六已经开始写《森林六记》了,为了防止他刨活儿,我只能抓点儿紧,抢时效,抢“料”!
 
  今天说李文举。李文举在森林集中营里排行老二,大家管他叫二哥,我们的伙食部长祖妹妹管他叫“爱哥”,这不是因为老李博爱,而是因为小祖是湖南人。
 
  最初,文举和肖崴(也是森林的编导)一起来到我们的栏目的,肖崴负责拍,老李负责写。肖崴小伙子一个,平时就喊我陈老师。李文举是他的搭档,也跟着陈老师长陈老师短的。后来我实在憋不住,出面制止了一下,说:“老李啊,他们叫叫也就得了,您那么大岁数,我担当不起啊!”当然,后来知道,丫居然比我小好几岁,但心里还是纳闷,没听说日常生活里还有把自己给做旧的?photoshop技术够高啊。
 
  文举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姑父是娄知县,也很少有人知道他用“衣乌鱼”的笔名在新京报开了一年多的专栏,文笔煞是老到。有一次,和王小山一起吃饭,我介绍文举说:“这哥儿们有博客,文字特别好。”那时,王小山还是新京报的一中层干部,两只灯笼眼里面的蜡烛一下子就燃了起来:“那给我们写专栏吧!”文举半天不吱声,我只好说:“人家已经给你们写了小半年了。”王小山一口酒噎在了前列腺处,这件事直接导致他后来从新京报辞职。
 
  关于文举的文字,我不需要多说,大家可以去看他的博客,我同事写博客的一大把,只有老李的“蒙汗药”我做了链接。当初我曾经想向老罗推荐,在牛博上做一个镜像,但我同时也担心这小子和我一样耽误正业,咬咬牙又忍住了,谁都有点儿私心不是?果然,这几个月,老李几乎没搭理过他自己的蒙汗药。这次《森林之歌》老六担任文字统筹,丫很奇怪李文举的解说部分为什么这样让他省心,我只好跟老六说,文举基础扎实,他曾经在兰州的一家报社作了好些年的文字工作。
 
  其实,李文举的专业并不是码字,他是一个工科生,学的是测绘,他的母校武汉测绘学院后来合并到了武汉大学。老李上学的时候,那里还是中南地区院士最集中的地方。这个学院拥有很多具有高科技含量的发明,比如,武汉大学校区的路灯节能装置就是由他们研制的。我没去过武大,据说那里校园傻大傻大的,有山有水,为了节电,测绘学院的师生们发明了一种装置,其主要内容是这样的:路灯平时是不亮的,一旦有人经过,路灯会自动发光,照亮你的前程……但天有不测风云,路灯全部安装好的时候,武大的师生们发现了很搞的现象,本来明亮的道路上,当你走过一盏路灯时,眼前突然会变得一片黑暗……
 
  不过这次拍片,测绘的底子还是给李文举的拍摄带来了很多便利。比如一棵树有多高,老李比了个拇指就能测出八九不离十,他的搭档叫王路,老李一般会说:“王路,爬上去吧,带着摄像机,大概二十分钟能爬到顶。”老李自己不能爬,他太胖,目前国内还没有适合他爬的树。
 
  文举负责的是东北和海上森林两集内容,在整个组里,他的工作量是最大的。可以说,在中国最闷热和最严寒的区域,我都给他提供了野外生存的切身体验。也赖他太憨厚,遇上了我这么鸡贼的小头目,没法不吃苦。不过文举好像不怕吃苦,我曾经带着陈乐去他拍摄现场探班,在广西北海路口村和海南文昌清澜港待了几天。当时李文举已经晒成了当地人,二十多个孩子在滩涂上帮他捉招潮蟹,显然已经成了他的拍摄助理……在清澜,拍摄过程中突遇雷暴,文举先把我们和设备安顿到一个小舢板里,看看里面空间不够就索性坐在了船头,暴雨倾泻而下,老李端坐在那里,好大一坨肉……
 
  用老李自己的话说,他是“刚肃农葱仍”,过滤掉口音,这个词组应该是“甘肃农村人”。八、九年前的一个春节,文举辞掉兰州的工作,把刚出生不久的女儿笑笑送回河南老丈人家,自己到了北京,成了一名外地务工人员,其艰辛和野外拍摄也应该不相上下吧。等他在北京的工作落了听,一年过去了。春节前,老李回河南看女儿,太太把他介绍给女儿笑笑,笑笑高兴得紧啊。第二天一早,老李听到有人在喊“熟”、“熟”、“熟”,睁开眼睛,笑笑站在床边,已经会说话了,一口河南腔的女儿,此时还是把他当成了“叔”!这个西北糙汉当场哭了。
 
  应我家陈乐的强烈要求,我必须在这篇博客里多介绍一下他的笑笑姐姐。
 
  笑笑现在说北京话了,乐乐认识她也不过大半年的时间,那时候《森林之歌》已经进入了后期。周末加班,总能见到老李把女儿从遥远的通利福尼亚州带到剧组,和大家同吃同住,这是陈乐同学最高兴的时候。笑笑今年十一岁,特别懂事也很聪明,对陈乐这种狗都嫌的家伙自有一整套办法。有一次,乐乐在剧组上蹿下跳,挺烦的,我正准备暴力一下时,笑笑出现了。“乐乐,咱们剧组啊,有个宝贝,”笑笑拿出了一张纸,上面有说明的文字和图,“按照这个寻宝图,你就能找到它。”
 
  好了,一个中午,陈乐一直处于兴奋状态,拿着地图神色严峻地在各屋翻腾。一会儿喊一声找到钥匙了,一会又说发现了宝箱……我在一旁不禁想,要是陈乐的老师也这么有耐心该多好啊。一个小时后,陈乐面色潮红地找到了宝贝--一块米花糖!这可能是乐乐吃到的最美味的食品,脸上的表情和他六叔吃猪蹄花时的有一拼。
 
  长假前,当其他的编导已经开始倒腾声音了,文举的画面还没有剪辑完成,他有些急了。五一当天,老李就把笑笑带过来,把家安在了组里。笑笑一到,就开始把包里的换洗衣服拿出来,整齐地摆在床头。我看着有些不落忍,便跟老李说:“孩子还是让妈妈带吧。”文举憨厚地笑了笑:“她妈妈,这几天还得看摊儿,长假生意多,每天能多挣个几十块钱呢。”
 
  我这才知道,文举的太太为了贴补家用,在通县摆了个小服装摊,假期正是有买卖的时候。也就是说,前一阵那些周末,笑笑也是没人照顾才来剧组的。那么,这两年老李在野外拍摄,将近三百个工作日,笑笑又是怎么过来的?
 
  我很内疚。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