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你大声点!  

2007-05-24 03:08: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菜头是我认识人中最讨厌的一个。他今天的博客摧毁了我多年在体制内保持的隐忍,而不得不像老六一样正襟危坐地说“我不得不说两句了”。
 
  丫贴了一个视频,NHK拍的纪录片,名字叫《激流中国-富人与农民工》(视频下载点击这里),应该说这个片子很真实,真实到了什么程度呢?我鼻炎犯了,鼻涕眼泪横流,三次。我看到了中国的贫富差距之大,如果我现在还是二十多岁,这个片子或许会改变我的人生。
 
  《激流中国-富人与农民工》涉及的是中国的现实,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他们的财富呈几何倍数积累,而另一些人,则挣扎在社会的底层。全片使用平行交叉的结构展示了两种人的日常生活,没有分析,没有结论,但看后不免让人喟叹,小学毕业的同学可能还会联想到烂熟的那句,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十指不沾泥,粼粼居大厦。这其实正是中国的现状。
 
  片中的那位李先生是北京富豪,我很多年前就听说过关于他一个故事。李富豪的女儿在北京某小学读书,李先生很慷慨,给这个学校的所有教室都安装了空调,作为回报,学校对李家姑娘也是百般呵护。比如,一次学校的汇报演出,李姑娘参加合唱,但她迟到了,而且,没有穿着学校要求的统一服装。这时,老师走过去,找了一个和李姑娘身材相仿的女同学,对她说:“你,把衣服脱给她。”没有参加演出的那个孩子哭泣着走了,没有反抗。我听到这个故事,第一个反应是,孩子,你为什么不大声说,说出你心里想说的?
 
  李先生在这部片子里面很光鲜,派头就和那些经常参加《对话》或是《新闻会客室》的成功人士如出一辙,这都是我喜欢的栏目,经常看,时间长了,朦朦胧胧真的觉得咱们大国已经勃起了。和菜头在写这个片子的观后感时,特地写了一段让我脸红的话。
 
  我的六零年代兄长们被称为“最后的理想主义者”,这并非是因为他们热爱诗歌,热心于政治。我个人觉得是因为他们从俄罗斯的白银时代中获取了某种精神养分。伟大如天神一般的托尔斯泰因为无法忍受俄罗斯农奴的悲惨命运,八十高龄翘家出走,最后因为受凉罹患肺炎而死于无名小站……理想主义者之所以成为理想主义者,为的就是这种基于普遍人性理解基础上的同情和理解。伟大之所以成其为伟大,正是因为拥有如此博大胸怀而愿意作出牺牲,哪怕是在西伯利亚的苦寒中终其一生。
 
  读罢隐隐觉得不适,给菜头打电话核实,果然,他说这段是写给我看的,因为我也是做纪录片的。我觉得菜头高估了我,他是想让我大声一点,而恰恰我是一个懦夫。说老实话,我只能保证自己最大限度地不说瞎话,仅此而已。尽管自己的栏目更偏重历史题材,但我也一直没做过一部像胡杰的《我虽死去》(视频下载点击这里)那样令人致敬的作品。
 
  今天看到的片子,从技术上肯定不是最好的,而且部分段落--比如让孩子念“我的理想”那一段--尽管催泪效果无比强大,但还是能看到很明显的导演痕迹。但日本同行显然比我们更有勇气面对现实,纪录片最重要的是真实,《富人与农民工》就让我感受到了那种令人窒息的真实。在真实面前,所谓的结构、所谓的剪接、所谓的用光、所谓的旁白……一切,用老六的话说,“都是垃圾”!
 
  片中在天津打工的内蒙古农民张先生(我们的日本同行很懂得尊重人,片中无论富豪还是平民,都被冠以先生或者女士的称呼)夫妇俩常年在天津打工,拼命挣钱,为的是治疗儿子张欣宇的右手残疾。但上一个春节回家,张先生知道他母亲也病了,两口子一年的辛苦钱还不够治疗老母亲的花费。春节过后,夫妻俩再一次离开八岁的孩子,在那个离别的时刻,欣宇扒在车窗上和母亲打招呼,母亲似乎在说什么,但听不到,欣宇不停地喊:“你大点儿声!你大点儿声”……
 
  孩子的叫喊声让人心碎,画面里的妈妈也在无声地张嘴。那是一辆很豪华的大客车,密封玻璃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