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故乡地理(21) 后院  

2007-04-23 23:57: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灵璧中学的家是三间平房,那是一排门朝东的草房子,我们是由北向南数的第二家。房背后,紧挨着学校的西院墙--土夯的,大概两米高--院墙和我们家房子中间的空地,我们管它叫“后院”。后来,父母在这里搭了一个简易的棚子,又砌了一个烟囱,后院的一角也成了我家的锅屋(厨房)--当然这些事物已经完全消失,现在这儿是灵璧中学校门的所在。
 
  那时我们的后院宽不过一米五,靠房子这面墙种着丝瓜、茶豆和掐菜(木耳菜),这些植物顺着几根草绳拼命地往屋檐上长,一面墙都变成了绿色,夏天的时候,茶豆花和丝瓜花,粉的、黄的,煞是好看。靠院墙的这面则长满了青苔,阴森森的。
 
  我喜欢到后院玩儿,那里最深处有一颗很大的野杨梅树,盛夏的时候会结出很多红红的果子,可以吃,但吃多了嘴巴会发麻。我小时候很淘,经常顺着树就爬到院墙上,然后再沿院墙四处游走。有时候,还会顺着锅屋的横梁爬到我们家的房顶上去。看了电影《小兵张嘎》,我还学会了用稻草堵烟囱,不过可悲的是,我堵的是自家的烟囱,别人家的我不敢,胆小。
 
  那时家里是草房,夏天雨水多的时候,屋顶上会长很多地皮(也叫地衣,一种可以食用的菌类),地皮碧绿碧绿的,很鲜,尽管清洗很麻烦,但我们家经常用它做汤。地皮很神奇,刚下完雨,它会一朵一朵地绽开在房顶上,而太阳把房顶晒干之后,它们又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般,我会用一根长竹竿把屋顶的地皮往下拨楞,妹妹们则端着笸箩,在房檐下接着。
 
  灵璧夏天雨水很多,1974年暑假,暴雨连下了几天几夜。有天晚上,电闪雷鸣,突然,后院里沉闷的一声轰响!我和妹妹们打开后门发现,院墙居然被冲塌了,我家锅屋的锅碗瓢盆也受到连累,零零散散地洒落在院墙外的深坑里……
 
  我在家里是老大,两个妹妹分别比我小三岁和五岁,父母不在的时候,我呢,就是家长。在我八、九岁的时候,几乎每天晚上,父母都要被集中起来“政治学习”,临走前,他们会交待我看好妹妹们,然后便把门一锁了事。那是我最寂寞的一段时光:有时候,我会扒在窗上,看着黑洞洞的院子,有时我会跑到后院,用弹弓惊吓一下落在野杨梅树上的麻雀,更多的时候,我都在屋子里发呆--直到现在我都特别仇恨政治学习,这是原因之一。
 
  有一次,看着家里的台灯好玩,我便把灯罩取了下来,然后往灯泡上喷水雾,每次喷一点点,看着水在玻璃泡上渐渐化成蒸汽,蛮有趣的。喷着喷着,灯泡可能不耐烦了,嘭一下炸开,发出了很大的声响,真把我吓着了。那个时候,我周围的很多孩子都有类似的经历,但说来也很奇怪,这么多没有父母看管的孩子居然也都长成了大人。如今我也成了父亲,要是我的孩子独自在家,那我还不得急死?
 
  可能是憋的时间太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了恶作剧的欲望,对象当然就只有我的两个妹妹。我或者给她们讲鬼故事,或者故意把家里的灯全都关掉,我可怜的两个妹妹,几乎每晚都躲在我父母的被子里面,蒙着头,直到我爹妈回来。这种游戏每天都做,但效果渐渐没有那么明显。于是,我又有了新的玩法。
 
  比如,我先在野杨梅树的树枝上挂一个枕巾或其它什么的,然后再叫妹妹们到后院,假装玩耍,突然,我一关灯,后院尽头便显出了影影绰绰的形状。我会说“是鬼”或“是小偷”,直到妹妹们逃也似地奔回父母的房间,这时我又可以敲敲后窗,吓吓她们。这个做法效果非常明显,有趣的是,两个傻妹妹居然每天还愿意跟我到后院看,然后再被吓回房间。
 
  那是寒假,我把一顶草帽挂在一把铁锹的顶端,准备再考验一下两个妹妹脆弱的神经。一切布置好之后,我把房间的灯全关了,然后揿亮了手电筒,“后院有动静,你们陪我去看一下。”两个妹妹哆哆嗦嗦地跟在我后面……我设计得很周密:准备先照树枝,然后再照院墙,最后再把手电筒射向插在地上的铁锹和草帽上……想到妹妹们惊恐万状的样子,我太激动了。
 
  打开门闩,开了门,我先让妹妹们站到了门外,然后按计划先照树,再照院墙……
 
  然而,难以相信的是,院墙上居然蹲着一个人!!!
 
  今天回想起这件事,我仍然无法判断那人是干什么的,但起码不是好人:他带了一顶马猴帽子,这是淮北地区冬季常见的一种帽子,帽沿儿可以拉下来,只露两只眼睛,很像反恐精英里的扮相。我永远记得当时那人的目光,很镇定,很神秘,他甚至还欠起了身子……两个妹妹尖叫着逃走了,到屋里对着窗外高喊着“有小偷~~有小偷~~”而恶作剧的总导演,我,此时双脚站在那里,一步都挪不开,一直目送那个黑影缓缓地从墙头上消失。
 
  父母很快回来了,妹妹们描述着刚才的一切,而我,作为家里的老大,此时只会一个劲儿地嚎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后来看《城南旧事》,小英子偶然撞见小偷的情节时,我脑海里迅速闪回了和马猴帽子照面的场景。这时候,我已经能通过自己的经历明白一个道理,平时伪装成强者的人,怂的时候,其实完全没有底线的。 
 
  这次遭遇并没有改变我们每天晚上被锁的命运,惟一和过去不同的是,父母给后院的门也加了一把锁。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