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故乡地理(18) 汽车站  

2007-03-18 16:09:00|  分类: 口舌没^纪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六、七岁时曾经做过一个梦:我老家铺了铁轨,火车从远处徐徐开来,停到了我们家旁边小礼堂门口,列车员从高高的车窗探出头来,喊我上车……很多年以后,陪儿子看美国电影《极地特快》,里面的小主人公在站台上被邀请去北极的场景让我惊呆了,我甚至认为汤姆汉克斯抄袭了我早年的梦境。
 
  灵璧不通火车,离最近的铁路也有四五十公里,因此,在家门口坐火车成了我的梦想。三十多年前,灵璧人出门,要去南关桥头边的县汽车站,那里一共不过十来辆客车,每天开往宿县、徐州、蚌埠、泗洪等稍大一点的城市,另外的几辆则开往离县城较远的几个公社。
 
  很小的时候回外婆家,我曾经在灵璧汽车站巨大的毛主席画像下候车。但后来再出远门的时候,我妈一般会让在交通局上班的学生给我们拦路过的车,这样可以不用买票。那时候,我们管客车叫票车,顾名思义是需要花钱买票才能坐的车。我小叔叔就经常坐票车回灵璧,而且每次回来都能给我带来惊喜。
 
  小叔下乡后不久便和我们家失去了联系,偶尔从别人那里听到的消息都是很不乐观的,比如小叔在农场打架;偷吃老乡家的母鸡;邀请一帮狐朋狗友到他负责看护的农场果园大摆水果宴等等……再后来,消息说他已经从农场消失,去闯江湖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江湖这个词。
 
  传说是活灵活现的,有人居然在滁州的街头看到了小叔,他赤裸着上身,把铁丝栓在腰上,拧紧,然后一运气--铁丝绷断了!太令人神往了!就在这时,小叔坐票车回到了灵璧。他穿着一身晴纶的运动服,腰间绑着一指宽的练功腰带,满面红光。
 
  小叔离开我们家已经整整两年。见到他,父母都很高兴。我妈特地上街买菜的时候,小叔应邀在院子里给我和我的伙伴们露了两手,印象最深的是劈砖,他可以把一块红砖用手掌劈成四截,他的大手简直就像泥瓦匠的瓦刀,当时真是把所有的人都震了。后来我知道,小叔在流浪的途中,被一个叫陆国柱的人收作徒弟,陆国柱这个名字在后来的硬气功界是如雷贯耳的,也正因为如此,小叔做过电影演员的替身,也给外国电视机构的节目做过表演。然而这些并不是他的兴趣所在,他最喜欢的,还是浪迹天涯。
 
  那以后,我们家就会不定期地收到小叔从全国各地寄来的钱,这些钱是要我妈帮他存起来。每过半年的样子,小叔也从汽车站回来一次,每次都能带来不同的东西,比如香水铅笔,立体的小画片。有一次,居然带来了一个哈尔滨的女朋友,一米七几的个头,穿个大皮靴子,描眉画眼的。
 
  那时的灵璧汽车站已经搬到了县城的西南角,和我们家只隔了一条护城河。车站装了高音喇叭,每天能听到“去某某地的汽车还有几分钟就开车了,请抓紧时间上车”的吆喝。车也从老式的客车换成了空调车,喇叭里的宣传是这样说的:“弹簧椅,高靠背,坐起来就像小火车……”看来在灵璧,不止是我一个人,对火车有那样强烈的向往。
 
  每次听到广播,我都会想,小叔会不会来呢?他这次又带来了什么?有个阶段,我们家不停地接到全国各地的汇款,收款人写的都是小叔的名字,不过都加上了“医师”两个字。我明白,这是小叔冒充医生在全国各地撂摊儿卖大力丸的结果。这时候,他的行头已经越来越多:虎骨(假的)、王八盖、风油精以及各类药丸。
 
  闯江湖的生活一点都不浪漫,有时候,小叔会揣着一兜子钱回来,油头粉面的像个华侨;但更多的时候他从车站出来,像一页疲惫的归帆,衣衫不整,一见面就找我母亲要存折取钱。我妈经常感叹说:“小民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安定的生活啊?”直到有一次,他把在我家存的钱全部取走了,汽车站那里也就很久见不到他的身影了。
 
  这时候,我已经上了大学,也开始坐票车、坐火车往返于北京和灵璧之间。穿梭在灵璧宿州之间的客车,除了国营的,已经出现了个体的客车,路过汽车站门口,往往就把乘客放了下去,不再像以前那样,先进站后验票才能出来。
 
  就在我大一那年暑假,小叔来了,这一次他是隔着城河喊,让家人到车站去接他。我和父亲推着自行车到了汽车站,小叔带了整整三大包袱东西。一到家,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它们打开,发现全是女人的衣服和鞋子,而且不是新的。这期间,小叔在上海跑单帮,上海的一个郊区县里,他甚至找到了一个家(这也是他很久没来灵璧的原因)。但和那个婶婶分手的时候,小叔有些小气,把曾经给人家买的东西全都背到了我们家。不过很快,小叔又把这些东西搬了回去,他在上海的金陵东路又给我找到了一个新的婶婶。
  
  和我妈盼望的一样,小叔这时生活渐渐地安定了下来。所谓的安定,是指他在西藏东路有了一爿固定的卖羊毛衫的小店,卖嘉兴产的羊毛衫,当然,更多的人都叫它上海羊毛衫。羊毛衫的利润很高,很快,小叔就成了我们家族里面唯一的有钱人,他和小婶婶也结了婚,并有了儿子。举手投足之间,他会刻意强调自己上海人的范儿。
 
  最后一次在灵璧见到小叔,是我大学毕业的那个暑假。天下着小雨,我送他去汽车站,和以往不同的是,小叔手上只有一个公文包和一只拉杆皮箱。我们一路聊着天到了车站门口,小叔把伞递给我,突然说了一句:“侬委屈吧。”我愣了一下,半天才明白,他老人家是用上海话在和我道别。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