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原来是缘  

2007-02-07 03:01: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朋友看了我和老宣十五年后重逢的故事,都觉得很传奇,有一位还在留言上将这次重逢庄严地命名为“时间的重量”--那是我们一个系列节目的名字。
 
  当年的那部《远在北京的家》花了我和朋友们一年多的时间,北京的很多外地人聚居的地区--像沙窝的无为村、永外的浙江村和北郊的河南村等等--我都去做过调查和拍摄。或许当年住在那里的人,多少对我还会有些印象。说实话,从前的拍摄对象认出我,老宣并不是第一个。
 
  2002年,朋友王小Y告诉我,她家里请了一个阿姨,叫燕姐,河南人,做饭很好吃。很快,我就尝到了这位燕姐的手艺。那天的菜是炝莲白,盐煎肉,肉末四季豆,主食是地瓜粥,味道果然不错。我埋头大嚼,只见燕姐示意小Y过去,对小Y窃窃私语了几句,并向我指指点点……小Y过来时说:“哟,你真是大名人咧。”
 
  原来,92年拍《远在北京的家》的那年夏天,我们的主人公张菊芳在一家农贸市场里卖菜,拍摄过程中,我们也采访了那里其他的一些外地人。这位燕姐当时恰巧就在那个农贸市场,当时她还是小姑娘,刚来北京不久,那是她第一次见到电视摄像机,很好奇,在记住摄像机的同时,捎带脚把我也记住了。
 
  十年后我们再次见面,燕姐说:“你现在胖了,不过还是那么……呵呵。”我知道,她的那个“黑”字没有说出口。看来,人长得黑,其实是有助于别人记住自己的。当初在电视台本部上班的时候,门口的武警每次见到我就挥手示意让我进去,从不检查证件,要知道当时的很多台领导都得在那里站半天,掏那张狗牌儿。后来,有一个哨兵复员了,就在公主坟附近的一家饭馆作领班,我去的时候,还没有坐下,他就跟经理介绍说:“这位是中央电视台的。”唉,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胡淑芬师傅又该感叹了,缘分哪!此句范伟亦有贡献。不过要说缘份的离奇,我在小叶子的博客上看到的下面这个故事就属于离奇得没谱,甚至有些诡异了。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对夫妻,也是央视的。两人来自不同的省份,都在新闻中心工作,一个在编辑部,一个在是记者部。工作的机缘让两人相识、相恋、结婚,水到渠成,波澜不惊……故事发生在婚后,某一天,女孩无意翻出一张全家福,那是女孩初中时,全家在安徽黄山山顶拍摄的。就在这小小的照片中,女孩突然发现了让他瞠目结舌的秘密……站在她身后也在拍全家福的,就是自己现在的老公!
 
  您不觉得这属于超自然现象么?不像伪科学么?不让您有幻灭感么?“那时两人并不相识,可是缘分会让有缘的人无论怎样兜兜转转,最后还是会走在一起。”小叶子在博客里感慨道:“缘,妙不可言啊!”
 
  最后,叶子还号召以前不相识的夫妇,分别去翻一下各自过去的照片。但说实话,缘分是可遇不可求的,它更像流弹,总是在你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击中你,而当你做好各种各样准备去迎接时,缘分却真成了猴子的便便--猿粪了。
 
  也是几年前,我去广院讲座。此前每次去都能遇到一些看过我节目的学生,但唯独那次出了怪。讲座进行到提问时间,我发现几乎没有一个同学看过我的片子,互动进行得十分艰难,最后草草收场了事……人群散去,我沮丧地往外走去。这时,过来一位女生,不由分说抱住了我的脖子!哦天~~都说我母校的女生热情,但,这样子,还是有点儿过吧?
 
  “黑鬼叔叔,你不认识我啦?我毛头诶!”我定睛一看,是我哥们儿陈田的闺女,陈忱,小名儿叫毛头。没想到她都读大学了,我认识她的时候她才六岁,可以说是我打小我抱着长大的。一脑袋汗霎时间下去的同时,我对毛头说:“真没劲,我还以为是艳遇呢!”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