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终于看了《三峡好人》  

2007-02-06 12:11: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看了《三峡好人》,在家看的碟。由衷觉得贾樟珂挺了不起的。

  电影手法我不懂,影片节奏缓慢,有时候甚至是滞涩,但我觉得我能够接受。表演我也不懂,但韩三明在里面更像一个观察者和感受者,他的眼前展现的是三峡地区草根阶层正在经受的“几千年来未有的变局”。国际上获奖我也不懂,我甚至认为最好它没得那什么奖,省得搭理那个貌似伟大实则平庸的大片制片人。在看这部影片的时候,很多次我忘记了这是在看一部故事片,我把它当纪录片看了……啰嗦这么多,其实我想表达的只是一个意思,贾樟珂了解中国的现实,比中国很多导演都了解,并且,他用自己的镜头语言表达了出来。

  在此之前,我刚刚看了《落叶归根》,在电影院看的。看这部电影是因为我的两个偶像,一个叫卓别灵,一个叫高亚,都认为此片很有意思,但我看到一半的时候就想起身离去,几乎是咬着后槽牙才把这部所谓的轻松的现实题材戏看完。看完之后,想起小卓和高亚的影评,我只能把影评中对这部影片的赞扬部分理解为他们扶持国产电影的拳拳之心。

  《落叶归根》的确很轻松,里面聚合了一大堆重量级的笑星,结构也是按公路片设置的,有板有眼,起伏跌宕,时不时观众席上会有零落的笑声。但我为什么不喜欢它呢?这个答案直到看了《三峡好人》之后我才得到,那就是导演张扬对背死尸这件真实的事件以及承载这件事件的社会阶层完全缺乏了解。往大了说,他不了解中国社会。

  我不否认张扬找到了一个好的starting,但在行走的过程中,可能是因为走得太远(确实挺远的),他却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出发。他展示给我的是一些概念,而不是现实本身。

  我从事的职业让我有这样的优势,我能从许多不同的人,以及他们的第三只眼睛(也就是他们的摄像机镜头)里看到中国社会的一部分面貌,但我要说,我看到的和张扬所展示的完全是两回事。比如我年轻时也曾经被路边的养蜂人浪迹天涯的生活所感动,甚至动过念头去拍一部很浪漫的纪录片。在做前期调研的时候,我的幻想被几户养蜂人可以说是狼狈不堪的生活所击碎,如果真实地去拍他们,那么我所在的电视台肯定播不了,自己拍,资金,尤其是时间却又都无法保证,最后,我放弃了。

  您看出来了,我从事的职业也要求我,不可能把我看到所有素材的感受,像贾樟珂那样交待给我的观众,再说我也没这个能耐。但有一点我是问心无愧的,我不会去撒谎。有一次和《盲井》的李扬聊天,他说的一段话让我十分感慨,李扬话的大意是,他不排斥主旋律影片,甚至认为每一个国家都应该有符合自己政府意志的主旋律电影,但主旋律电影同样是需要悉心经营的。我理解李扬说的意思是,现在我们的主旋律电影太弱智。就像《落叶归根》,在温情和歌颂的同时,技术含量太低!尤其是像救助站那样的地方,我只能说我看到的不是这样,只能说到这儿。

  我相信《落》片的导演没有选择一个合适的态度和角度去进入诸如救助站,农村孤寡老人群落,以及流浪的养蜂人家庭,他此前的《洗澡》和《麻辣烫》我都是非常喜欢的,很有感觉,到《向日葵》,再到今天的这部电影,我越来越怀疑是不是更优越的生活让他远离了人群。从这个意义上说,商业电影的确只能是商业电影,千万不能再立一个“深层反映中国现实”的寓言式的牌坊。

  贾樟珂按说也挺有钱的,为什么他还有那么好的创作状态?为什么总能摸到这个社会的G点?这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