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来自1992年的邀请  

2007-02-05 15:0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陈乐同学要求吃一个没吃过的地方。慌不择路,我便带他去了前面说的那家安徽土菜馆,顺带着把森林组的诸位兄弟姐妹一并叫上。

  到了饭店,包间早就没了,大堂居然也有四、五桌在等座儿。如果把眼前的现象归结成我博客广告做得好,似乎有些牵强,但前些天来了这么多次,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景象。正当我们准备吃隔壁秦唐食府的时候,只见一堆人呼啸而出,领头的人说,去永定路分店的跟我走。搞没搞错?这么一个路边店居然还有分号?经不起土菜香味的诱惑,我们只好跟着前面的车一路摸黑到了永定路南端的,几乎一模一样装潢的,所谓的,分号。

  菜点的还是那几道,土鸡汤,香肠,蒸蛋饺,腊味合蒸,银鱼蒸蛋,炒黄心菜(老家叫菊花心),陈乐同学吃得很爽。我最先吃完,便过去找老板聊天,聊天的动机当然是自我表扬。

  我:“最近你们的生意很好啊!”

  老板:“是啊,就这几天,很奇怪,天天爆满。”

  我:“没想过是什么原因吗?”

  老板:“……还是我们菜做得地道,来的都是安徽人吧。”

  我:“你平时上网吗?”

  老板:“不上。”

……说到这您应该明白,我无法把自己对饭馆的贡献向他解释清楚了。我打量着这位穿着皮夹克,叼着红塔山的中年男人,接下来和他聊起了家常。老板是安徽肥东县长临镇人,姓宣,老板说:“WBG委员长就是我们镇上人呐,他弟弟现在还在我们那儿教委当主任。”哦,难怪,这家饭馆的菜单上还有W委员长最爱吃的泥鳅面。宣老板说自己到北京已经二十一年了,一直靠开饭馆为生,从居委会小饭桌做起,现在终于有了两家店。

  聊着聊着,宣老板突然问我一句:“老乡,你在哪儿上班?”我说了单位,宣老板又紧接着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姓陈?”这一下把我问懵了。

  见我发愣,宣老板接着说:“有一年,你和安徽电视台,还有无为县妇联一起在北京拍电视,那个名字叫《远在他乡的家》,是不是?”我脑袋嗡地一下,套用那句俗话,历历往事涌上心头,我想起了这个宣老板是谁。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

  那是1992年末一个寒冷的周末,我们摄制组一堆人来到了沙窝附近的一家小饭馆,进门就问:“请问张菊芳在么?”那时我在拍一部叫《远在北京的家》的纪录片,追踪十几个安徽的农村女孩到北京的打工生活,张菊芳是其中的一位主人公的名字。从年初她在别人家做保姆起,我们一直记录着她在北京艰辛的生活。夏天的时候,张姑娘搬到了301医院背后的无为村,开始是卖菜,后来,到了这家只有五张桌子的小饭馆当服务员,而那家小饭馆的厨师兼老板就是……现在我面前的这位宣先生。离奇吧?世界小吧?

  穿越所谓的时光小隧道,我还记得当年的那个小饭馆的模样,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宣老板。一间低矮的小平房,一只取暖的铁炉子,张菊芳拿着黑黢黢的抹布过来抹桌子,给客人上菜……拍完片子,老宣留我们吃饭,我看了看周围,居然找不到能容下我们六个人的桌子。临走的时候,宣老板一再说,下次一定来吃饭啊,不收钱的--脸上漾着安徽人纯朴的笑……真没想到,后来我还真的来了,只不过这个“后来”是在十五年之后。

  回忆到此,我请求宣老板让我安静两分钟,以便感慨一下世事无常以及人生何处不相逢。十五年前我们还勉强可以称为小青年儿,而如今,已经变成了老男人两坨了!咳咳……

  为了来自1992年的邀请,这次宣老板执意免了我们的单(唉,早知道再点俩菜呀,哪怕打包也好)。同样为了感谢十五年前的诚意,我答应给老宣刻一张当年那部纪录片的DVD。相信看到十五年前自己的小铺,老宣又会漾起他谦卑的、委员长一样标准的笑容。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