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胡杨树下的情人  

2007-02-15 01:3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森林之歌》的编导中有两个女性,一位就是前面介绍过的红包七仙女周卉,还有一位排名老三,叫李小冬。

  拍自然类的动植物纪录片对女人来说是件残忍的差事,这种残忍不仅体现在前期拍摄茫茫的林海中,同样体现在后期编辑的森林集中营里。要知道,我们请了一个手艺不错的湖南妹子料理大家的伙食,这位小妹做菜像模像样,而且经常调换口味,但只有一样一成不变,那就是鲫鱼汆汤。小妹的出发点是善良的,希望给大家恶补一些营养,但鲫鱼汤还有一个外号,叫前民政部长--催奶夫啊,鱼汤进入每个人的胃里,作用却大不相同。

  有一天,摄制组吃中饭的时候,红包七仙女对剧组两位年轻的父亲王路和李太山说:“把你们的小BB带来我看看,好不好?”两个人的孩子,一个四个月,一个两个月,闻听此言,纷纷解释孩子太小,带到剧组太麻烦。周卉急得脸红脖子粗,说:“有什么麻烦的?放到篮子里一拎,不就带来了吗!”这位红包七仙女是个心直口快的重庆姑娘,但此时却露出了哺乳动物般的羞怯,欲说还休的表情让两位年轻的爹很是尴尬。作为过来人,我一下子看出了端倪--原来因为喝汤的时间太长,以至于女编导们开始有了生理反应。

  和周卉相比,三姑娘小冬要内向得多,总是不言不语,但她绝对是一个特有主意的人。就在周卉还叽叽歪歪,要求奉献母爱的时候,剧组却静悄悄地多了一个人--那是小冬的老公孟晓程来了。

  晓程和小冬这两口子都是《森林之歌》中“胡杨”一集的导演。晓程是上海人,小冬是内蒙人,数年前,他们先后从北京广播学院毕业,分配到在涿州的石油物探局电视台。共同的大学经历,让两个外乡人有了更多的话题,他们最终走到了一起,成了同事加夫妻。

  由于工作的关系,晓程和小东奉命去拍摄新发现的塔里木油田,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记录石油勘探的同时,两人却被塔河绿洲上的胡杨所深深吸引。1998年,两口子不管不顾地把家搬到了库尔勒,搬到了胡杨树的身边,身份也变成了塔里木电视台的编导。几年里,他们一直在拍摄自然历史类的纪录片,其中,他们完成的《红柳的故事》曾获得了'2002法国儒勒凡尔纳电影节“科技与社会奖”。

  三年前,《森林之歌》一成立,两口子就进了剧组,和很多幸福的纪录片伴侣一样,他们一同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拍摄胡杨林,志同道合得令人羡慕。我和这对夫妻一起在沙漠深处呆过几天,曾经亲眼目睹他们之间的那种默契。白天,两人在酷热的沙漠里奔走、工作,汗流浃背;晚上,小东要担负起为大家做饭的活计,吃饭过程中,我们的背后,晓程已经搭好了露营的帐篷;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帐篷外已经响起夫妻俩催促大家上路的声音……

  性格上,孟晓程比李小冬更内向,属于八棍子打不出个屁的人,我曾经和他长时间地在一张饭桌上沉默着,他唯一能说的一句话就是:“来,陈老师,喝酒。”直到把自己几乎灌翻,他才说了第二句:“我陪不了你,下次,让小冬陪你喝。”

  晓程爱好收藏和田玉,是个嗜玉成命的人。有一天,我看他脖子上挂的一块红色的玉,是我从未见过的,就问他能否让我看看。晓程一边说这是特别稀有的朱玉啊还是赤玉什么的,然后就把玉解下来,挂在了我的脖子上说:“送你了!”所以,我跟很多人说,孟晓程是个典型的外冷内热的人,他不善言辞,外表木讷,但内心十分奔放,自从到了库尔勒,他就和这里的维吾尔村庄、绿洲、红柳、胡杨成了挚友,他和小冬两夫妻更多的时间都生活在西部的旷野里。如果几年前,您去过塔里木河边的那篇胡杨林,相信您肯定见过一对男女,目光呆滞地流连那里,这对神眷仙侣正是李小冬和孟夫子。

  其实,夫妻之间并不是没有争吵,比如在后期编辑过程中,因为思路不同,小冬索性把晓程赶回了新疆,害得他在剧组连个排名都没有。前两天,晓程来了之后,剧组审看小冬的粗编带,所有的人,包括晓程,都为粗剪片中胡杨的静美和坚韧所震撼,很多其他集的编导都纷纷询问晓冬和晓程,如何拍摄到如此神奇和精致的画面?我是知道答案的--这些画面是他们数年以来的积累,这两个人已经成了塔里木河的一双儿女。他们对南疆,对塔河,对胡杨的理解甚至超过了许多生于斯,长于斯的人。

  一直让我内疚的是,由于常年在我们这里拍片,这对夫妻目前已经被所在单位塔里木电视台解聘,成了无业游民。我很关心他们以后的生活,尽管我在央视人微言轻,但倾尽全力也多少能给他们一些帮助,因此我希望他们到北京来。小冬和晓程倒是非常乐观,他们说《森林之歌》结束后,他们还会在新疆呆下去。我很诧异他们的决定,小冬却说,他们已经离不开那里了。

  现在,这对夫妻又对沙漠中的一种鸟发生了兴趣,据说那是一种像鸭子一样的鸟,不会飞,但在沙漠中坚强地生存的着。这种鸟很难见到,两口子已经做好了计划,准备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里长期蹲守……“钱呢?”我问,“这可是需要很大一笔经费,谁会来投资呢?”两人沉默许久,晓程说:“没事,我可以卖玉。”“他把那些玉全卖了,可能也不够拍这个片子的。”小冬笑了,然后很坚定地说“不过,我会跟着他。”

  面对这样两个疯子,除了感慨,我真不知说什么好。今天是情人节,我写下这些文字,献给这对胡杨林下的夫妻兼情人,真心祝愿他们能心想事成。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