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那喏  

2007-01-24 06:1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乐小朋友正处在幻想的年纪,时常一个人摆出若干pose,一会儿扫射,一会儿发激光,嘴里“biubiu”、“滴兮滴兮”、“轰”地配着音……真忙死了。这时候,他一般正幻想自己是变形金刚抑或奥特曼。
 
  乐乐最匪夷所思的幻想是在他四岁的时候开始的。有个晚上我带他睡觉,小子翻来覆去不睡,嘴里念念有词。我不耐烦了,问他干吗呢,小家伙的回答吓得我一机灵,“我哄我儿子睡觉呢。”什么?儿子?我定睛一看,陈乐小朋友面对着枕头边的一坨空气,假模假式地哼着催眠小曲儿并配合着手部动作。
 
  神人一个这不是?我太好奇了,忙问:“你儿子叫什么呀?”“那喏”他看都不看我,反倒对那坨空气说,“那喏啊,这是你爷爷。”自此,这个叫那喏的孩子便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是的,那喏,我……孙子。咳咳。
 
  那喏,陈乐发音“na(一声)nou(一声)”,汉字里写不出来,还好那时陈乐也不识几个字。为什么会起这么个名字呢?我用百度把发音类似的字搜了一遍,找到了几个结果。一是mp3的品牌,ipod的那款著名的NANO。二是人名,纳诺,比如阿尔巴尼亚政府总理,或是西班牙赫塔菲队的前锋,三是地名,那诺,云南元江一个风景秀丽的山乡。
 
  不久,我便不断听到陈乐关于那喏的故事,比如那喏又淘气了,那喏今天不好好吃饭,那喏和别的小朋友抢东西等等。有一天,我突然灵机一动,问乐乐:“哎,那喏的妈妈,是谁啊?”陈乐愣了半天,才说,叫“那SQ”,我简直笑疯了,因为,SQ是乐乐妈妈的名字。
 
  其实,那喏就是陈乐想象中的另一个自己,在那喏面前,乐乐感觉自己就便成了我。有一次,在我办公室和乐乐聊起那喏,他告诉我,今天是那喏的生日,“那喏让我回家给他过生日,可我多忙啊,周六周日都要加班,平时天天熬夜”,乐乐煞有介事地说,“我说我给他点钱,他自己买点儿礼物什么的,可他不干,非要我回去陪,真是撒娇啊。”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这不是我对他说的话么?平时我很少带乐乐,他跟妈妈住。
 
  很难过,还是说高兴的吧。再后来,那喏甚至有了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分别叫“那那”和“喏喏”,我分析这其实也是乐乐缺少玩伴导致的朴素幻象。乐乐说起“他们家”的故事离谱得比郑渊洁还夸张。
  乐乐:我经常开车带那喏他们三个出去玩。
   我:你会开车?
  乐乐:是啊,我们最远开到到过伊拉克。
   我:伊拉克?
  乐乐:嗯,那里打仗,我们是开着坦克回来的。
   我:坦克?
  乐乐:是啊,那喏他们可淘气了。
   我:怎么了?
  乐乐:老是在坦克里乱开炮。你知道西客站吧?
   我:知道。
  乐乐:他们仨每人炸了一个大洞……
 
  天哪,西客站那三个丑陋的大洞原来和我们家有关系啊……我尤其受不了的是,乐乐说这些的时候,一脸严肃。
 
  后来,我的同事都听说了这些故事,也经常拿它们去揶揄陈乐。渐渐的,乐乐对讲故事丧失了兴趣,有时我特别想听,央求他,陈乐也不再开口。偶尔说起,也要特别注明“不许告诉别人啊”。听着陈乐的讲述,我有时甚至想,是不是孩子真的有另一个世界呢?总之,我是没有勇气去戳破他的。
 
  前两天,那喏又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当时乐乐淘气闯了祸,我气急败坏地要揍他。乐乐眼看巴掌要到,大喊那喏的名字。我稍一迟疑,就听乐乐说:“那喏要犯了错误,我就不会打他,我只跟他讲道理!”哟喝,我问那喏要是不听怎么办,不打么?“不打”,陈乐说,“我会一直给他讲道理,慢慢讲。”我当场颓了。
 
  可爱的陈乐一天天在长大。我没有办法肯定,二、三十年后,当他真的有了自己的孩子,会不会还记得那个那喏,那个贯穿他幼年记忆的小精灵呢?
 
PS:计划春节带陈乐去云南那诺梯田,去过的朋友不妨给个建议先。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