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此地是他乡  

2007-01-17 23:58: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楼下,两个老太太面对一张新贴的告示长吁短叹。告示上说,近来本地区抢劫和抢夺案件上升,希望引起大家注意。老人说,快过年了,这些外地人,真可恨。
 
  我的单位紧邻着北京西客站,道路的拥堵状况提醒我,又到了外地人返乡的季节。莲花桥上时常可以看到背着大小包袱的民工茫然地张望四野,有的带着家小,有的踽踽独行。每年的春节前夕,民工们,不,用政府的话叫外地务工人员,总有几个为了回家过年,铤而走险,企望捞上一笔--我身边有两个同事就分别遇到了这类事情,其中一位还为此受了轻伤。每当此时,北京的治安案件就会飚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也就是说,春节前的北京,安全感与著名的广州不相上下。
 
  按说,我应该像肖博士或者他们的丽丽姑娘那样疾恶如仇,但我总对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们恨不起来。十几年前,我曾经用一年多的时间追踪拍摄几个安徽的农村少女在北京的打工生活。当时,北京的外地务工人员还没有现在的规模,也不用办暂住证。我跟着这些女孩儿和她们的家人在寒冬的凌晨去过蔬菜批发市场,酷暑的正午到过建筑工地,看着她们十来个人在一间八平方米的小屋里栖身,随他们到满天沙尘、恶臭的垃圾场讨生活……我知道他们真的不容易,时常到了年关,他们只能领一半的工资,剩余的部分只能过年后领取,有了病痛,他们基本都靠身体扛着……
 
  作为北京市常住居民,我们往往忽略他们的存在。但从我的切身体会,我知道,他们所经历的苦楚是我所不能承受的。
 
  对北京,我很长时间都很难有认同感,上班后长达九年的时间,我一直住在单身宿舍,那时和我同屋的是现在的央视体育频道老大江PEACE,我们两个人都有老婆,谁的老婆来圆房,另外一个人就只能到大街上遛达。看着四周的高楼大厦和满街的路灯,我曾经很闷骚地说过一句,满街华灯,并没有一盏属于我。
 
  因此,很长的时间,我对“外地人”这个词一直格外敏感,我最仇恨的一档电视节目叫“叉叉说话”,北京台的,里面有一位中年女主持人,脸相当的长,说北京土话,家长里短儿地透着亲切。有次节目说到几个外地“无证摊贩”找城管吵闹,希望要回自己的三轮车,这位大妈在解说词里理所当然地说:“瞧这些外地人,他们还有理了!”地道的北京口音,振聋发聩啊,让我无法不怀疑她的人品。
 
  当然,这也是北京土著媒体经常端的一个范儿,同样为此,我还与1039的“叉叙叉议”以及一家“叉叉晚报”永远说了再见。不过,真正在北京讨生活的那些人是没有时间看报纸,没有心情听广播,电视也只会选择看肥皂剧的,他们不会抗议,但我,仍为与这种人做同行而感到羞惭。
 
  一个或几个在北京打工的人,为什么会突然间变成了一个或几个抢劫犯?
 
  记得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我去接儿子放学,由于早到了,便遛达到学校旁边的一个人行天桥上。桥上有四个带着安全帽的建筑工人,同一姿势地趴在栏杆上,指着二环的立交和过往的车辆,很兴奋地说着我听不懂的家乡话,阳光照着他们雪白的牙齿和清澈的瞳孔,我在不远处分享着他们的愉悦,但一刹那,我突然想,在即将回乡过年的时候,他们还会这么高兴吗?他们会不会变成……
 
  近年中国的发展使社会变得贫富不均,为了生存,一些人会选择冒险。我去过菲律宾,那是一个贫富悬殊甚于中国的地方,却很少恶性案件发生,问一个在当地混的华人,得到的答案却是,此地乃天主教国家,人各安天命,是宗教使然。
 
  哦,宗教!也不知道我们的8R8C好不好使?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