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关于避孕套的补白  

2006-10-24 16:09: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的博客朱弘看了,回了信,做了一些补充和更正。
 
  首先是更正,朱弘说(蓝字为朱弘原文,下同):我具体接触慰安妇问题的时间,严格上说来确实应该是2000年。当然,1997年开始研究松山大战的时候,我就知道那张著名的怀孕慰安妇照片以及松山慰安所的存在了,但那个时候我真得不很感兴趣,因为在当时,照片和朴老人还没有联系起来,我也始终觉得那应该是女性们的课题,而不是我们这些男人的。所以说,我以前说自己“97年开始研究慰安妇问题”,那是夸张了。看来,我在新闻机构干的时间太长,说话水分很大。
 
  其次是关于他自己的生活状况,和“勉以为生”不同的是,他目前仍身背债务。我敢牛叉的就是两个:第一,日本人居然说我比他们还认真。第二,我每次播出的片子都是该时段的最高收视率。如果还有一个,那就是:日本最著名的新闻栏目在改版第一天,使用的新闻特集是我的!我的知名度可能不如个别的在日中国电视人,但我的“真实性知名度”肯定是最高的。日本记者确实很尊敬我,但现在的他们不敢买我的片子了!所以我正背负着债务呢。所以他更正说,那套“工具”是原价转让的。不过,他们都是有钱人,我连一分钱辛苦费都没要,和赠送的意义有点近似吧。如果有钱,我肯定会免费赠送他们。或许,我应该给朱弘捐些棉衣被?
 
  关于朴永心,我未及细谈,朱弘在信中说,朴让他伤心的原因是:我找到了她、拍摄了她、连累她恸哭了无数次,但最终并没有使她得到应有的谢罪和赔偿。内心中,我自己成了罪人。日本的那个女士/西野瑠美子最先就“警告”过我:参与这种事业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你要做好准备!现在,我也会同样“警告”别人。我之所以要拍摄朴老人,除了松山战役的必然性之外,还在于——她是日本哪怕最顽固的右翼学者——唯一不敢否认的真正的慰安妇。因为我、我们找到了中国的、美国的、日本的证人和证据!也在于:老人的悲惨经历正好体现了慰安妇制度的起点和终点。当日军需要性道具的时候,老人被害了。当日军在肉体上被消灭的时候,老人自然被解放了——居然是怀孕的状态,居然被美军的报道班拍摄下来了。关于朴老人的慰安妇经历,现在还剩下三个疑点,后两个是我可以解决但目前不急于公布的,但第一个是无法解决的:①她究竟是被日军“直接诱骗”的还是被自己家人“贱卖”的?②她在慰安所究竟有没有收入?③那张著名的裸体照片究竟是不是她本人?)相关报道亦可在网上搜索一下。
 
  对慰安妇问题的追踪,朱弘时常感到力不从心,一来关于慰安妇问题的研究,中国是极其落后的国家,最核心的表现就是——研究者和参与者主要都是男人!它本来是需要由女性主导的!中国的女性们都溜哪儿去了?再者,在国内一些幸存的慰安妇不愿站出来指认,比如金坛有起码三个原慰安妇,但她们不肯站出来,我毫无办法!同时朱弘还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线索:南京的最新公布自己的雷桂英老人真的很重要,我建议你们去拍摄!我可以全力配合你!很厉害很厉害的人。因为南京是慰安妇制度的真正起点,而雷老人当年所在慰安所老板的儿子很可能健在,我们可以去寻找他——才70来岁!最终,雷老人有可能成为唯一靠中国人捐款打官司的中国被害者!我正在努力。从文中你不难看出朱弘的激动。不过要我说,拍纪录片,无论什么题材,都很辛苦,都很难。
 
  关于冈本橡胶,朱弘的态度依旧鲜明,在他那里,这就是个事儿。是的,我希望把它赶出中国。我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但我必须站在那些慰安妇被害者的立场!这个日货,我会抵制到底。不过,关于这个避孕套,朱弘补充了一个让人喷饭的细节。顺便告诉你,你可能忍俊不禁——它的直径只有现在国内销售的小号避孕套的4/5左右。南京那位收藏家——吴文斌先生看到之后都差点笑背过去了!
 
  看来,我们的邻邦朋友,不单单是个头小哦。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