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老魏的房事  

2006-08-02 23:46: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在楼道里见到老魏,喜气洋洋的。原来,他在海南的儿子考上了中国农业大学,老魏常年在北京打拼,儿子这算给他争了一口气。美中不足的是儿子的专业不太理想,哪位高人在农大有关系,不妨给老魏帮帮忙。

     马上出差,几天里可能上不了网,贴一篇旧文,关于老魏的。

 

老魏的房事(旧文)

      春节过后的一天,《探索·发现》的邓建勇同学在楼道里奔走相告:“明天老魏从老婆身边回来,咱们大家给他接风吧!”

      老魏叫魏宝和,是《探索·发现》的主力编导。平时老魏人缘特别好,这不,邓建勇一张罗,立刻有三、四个人要求参加。直到邓同学说,“老魏今天杀了一条狗要带回来,新鲜的狗肉哦!”于是这才凑齐了十几个人的一桌饭局。

      那天老魏的飞机还晚点了。一干人坐在饭馆里,流着口水,苦苦等待着。老魏一出机场,见到了前来迎接的栏目司机,激动得都湿了(我指的是眼角)。一进饭馆就冲制片人王新建一抱拳,“谢谢,谢谢领导派车接我”。在座的梁碧波一脸淫笑,宽慰他道:“我看分明是去接那条狗嘛……”就着狗肉,那天老魏喝了三个小二锅头,接着又开始要啤酒。大家感慨万千: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老魏的喜事是他刚刚买了房子,在通县的东潞园。老魏诚恳地邀请在座的各位:“过些天,都到我家坐客去啊,不远,来回不到一百公里”。

      老魏是河北人,董存瑞的老乡,在海南当兵,转业后去了海南电视台,也做到了国际部主任。但老魏自感不是当官的料,于是六年前他抛妻别子,到北京寻求发展。先是做了《百年中国》,又做了《世纪》,后来索性长驻《探索·发现》。

      我和老魏是十年前认识的,非常投酒缘。记得九七年我心情不爽,只身去海南找他时,一个多星期,老魏天天陪着我。在谭门港,踩着地下铺开的一个个空啤酒瓶,我们傻呆呆地看着进港和出海的渔船……后来老魏到北京,我们在一起做了几个节目,到了《探索·发现》后,我们更多的见面机会就改在酒桌上了。

      老魏喝酒有特点,或者叫信号,当他唱《刘三姐》“二锅头好比春江水,不怕一杯又一杯”的时候,这意味着老魏正喝在兴头上。到真的喝醉了,他只会一句话——指着你的鼻子撒娇说:“臭不要脸的”。

      关于老魏喝酒的笑话,几乎可以写一本书。其中最突出的一次悲壮经历,是他最好的喝酒拍档“大兵瑞恩”杨晓肃(此兄将另文介绍)和他一起发生的。一次酒后,这俩人相互搀扶着,屹立在电梯门口,半个小时无法进入,原因是两人在一起的身体宽度相加比电梯门宽!直到同志们把他们分别扶进电梯问题才算解决。老魏也有喝酒误事的时候,那还是多年前,魏斌魏大爷审老魏的节目,看完之后魏大爷的脸拉得很长问:“一家子,你不是一边喝酒一边编的吧?”

      打那以后,只要有机房,老魏是任谁也叫不到酒桌上。尤其是到了《探索·发现》之后,经常能看见老魏通宵加班,没有“临编喝妈一碗酒”的老魏双眼悲愤地盯着监视器,岣嵝的身影让人想起了海涅笔下“给德意志织裹尸布”的西西里亚的纺织工人:

       一重诅咒给我虚假的祖国,
       这里只繁荣着耻辱和罪恶,
       这里花朵未开就遭到摧折,
       腐尸和粪土养着蛆虫生活
       ——我们织,我们织!

      只是老魏把最后一句改成了:“我们编,我们编!”而眼中的愤怒更像是给那个不让他喝酒的“一家子的”的。

      老魏喜欢加夜班儿,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在北京一直居无定所。初到北京的老魏,借宿在前门的一个朋友的家里。这地方,旧社会叫八大胡同。朋友做熟食生意,也就是卖卤肉的。间天儿,朋友会给老魏捎回来些羊头羊鞭羊宝羊腰子什么的,供他下酒。华灯初上,老魏蹲在门口,穿过手中的酒杯,穿过面前的羊头肉,穿过徜徉在胡同中的商贩小姐农民工,凝视着高大的前门楼子。北方烧酒的炽烈在喉间狼奔豕突,一时间,老魏的双眼变得迷离起来……

      想那老魏在做金珠玛米的时候是营长,那也是经常打手枪的啊,手下几百号人呢。到海南台也是个中层干部,是电视台的主人啊。无奈他吸毒一样热爱上了纪录片,而且觉得海南不是拍纪录片的地方,这才在50岁的时候,公职工资医疗劳保全不要,主动变成了电视台的客人了。厕身大杂院的平房里,却想着打造CCTV的名牌纪录片栏目。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我想老魏即便不能算那种高尚的人、纯粹的人,但起码是也脱离了高级趣味便无法生存的人吧。

      对老魏的清高我多有不解。我经常跟母校即将毕业的后生们说,进电视台,新闻体育文艺电视剧都可以去,但选择纪录片一定要慎重。“康健宁、段锦川、蒋樾算是纪录片业界的大佬了吧?”我给他们举例,“可他们张嘴你仔细看看,三口烂牙搁了两年了都没钱去换,这就是前车之鉴啊!”

      然而就像我家的空调遥控器总给电视机换台一样,现在这世界总有许多我无法理解的事情。在我的身边,像老魏这样痴迷纪录片不为稻粱谋的同志还不在少数。他们拿着微薄的工资,把世俗的东西看得很淡,心里想的却是影像作品和社会责任,他们都和老魏一样认为自己从事的是一件体面的、有意义的而且有趣的事业,相信自己的价值会在作品里最终体现。

      眼前的老魏依然乐颠乐颠地忙乎着自家的片子。过去的一年,老魏作品颇丰,六集的《五千年以前的文明》、五集的《开国》相继播出,更关键的是节目还都得到了“一家子”的表扬。有次喝酒,老魏感叹道在北京漂泊几年了,总想着不给朋友添麻烦,现在片子越做越顺,也该有个安定的住所了,老魏决心买房。但在万恶的稿酬制度改革之前,囊中羞涩的纪录片人魏宝和只能选择按揭买房,而且离市区还不能太近。于是老魏把新家选在了东六环的运河边上。

      春暖花开的时候,老魏邀请我们几个去他刚刚装修完的新房。一进门,靠,真有文化气息,一色的仿宜家家具,墙上镶着仿旧的窗棂,豁亮!最有特点的是中堂里挂的两幅国画,左边画的是一只凤凰落在了梧桐树上,题款:凤梧图,右边画的是芭蕉树下一群小鸡,题款是,嗯,看不清楚……

      去老魏家少不了喝酒,刚刚第一杯酒下肚,老魏便骄傲地向大家展示榨干了他血汗的买房合同。席间有一哥儿们特鸡贼,立刻发现了些端倪:“老魏不对啊,你这房是乡产权的呀!”然后,他解释了乡产权和真正的商品房的区别。老魏的脸立刻黯淡了下来……还是邓建永善解人意,马上过来抚着老魏的肩膀说:“没啥,乡产权也是产权嘛,就像金桔也是桔,摊鸡蛋也是蛋,旺仔馒头何尝不是馒头呢?”

      老魏乜斜着邓同学,娇嗔地说:“臭不要脸的!”

  评论这张
 
阅读(5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