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798的天空  

2006-06-06 04:5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干人吃完了天下盐在798院子里游走,说是欣赏欣赏艺术顺便陶冶陶冶情操。
 
      渥德杰夫走在最前面,“典型的包豪斯风格!”杰夫同志大声说,“我们家乡的。”
 
      渥德杰夫是德意志人,为支援中国建设和谐社会,不远万里来到北京开发房地产。一同来的还有他的漂亮太太伊力奇,为表达对中国人民的热爱,杰夫给老婆取了一个中国名字:罗母。
 
      美女罗母睁着她无知的双皮大眼:“啥子叫包豪斯?”狗大大从胁刺里冲将过来,说,“包豪斯的意思你都不懂?领导干部包二奶,干部子女包工程,艺术家就包豪斯,这就叫门前三包。”渥德杰夫赶快制止,说,“其实包豪斯是一种建筑风格,比如说,纽约的帝国大厦…… ”
 
       听着渥德杰夫的解释,看着琳琅满目的各色招牌在798的夜空中写满了“艺术”两个字。其实,不过五十年的光景,这里曾经是另外一番模样。
 
       回到办公室,我备了备课,准备下次对他们进行历史常识教育。
 
 
    
进出历史的门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由苏联人设计、东德人施工的一大片线条明快设计简洁的厂房突然出现在北京东北郊这块叫酒仙桥的地方。他们正在建造的不仅仅只是厂房,也是北京乃至中国的未来。当时,这里叫电子城,它们一概以为718、738、774、798等数字为代号,是当时代表最先进科技的军工企业。新中国的第一只真空管、第一个集成电路、第一台计算机、第一台电话交换机等莫不诞生于此。
 
       在这里这么说,并不是显摆我的知识渊博,博闻强记,所有的资料背景其实都源于我们正在制作的一个系列片,这个系列片讲的就是北京这个叫大山子的地方的变迁。
 
       这部片子的编导叫李红,和我是校友,在学校我甚至还教过她两天课。那是我第一次走上讲台,紧张得找不到黑板,至于她有没有去听课自然也不敢保证。毕业之后,和李红更多的联系是通过她的男朋友李小山,那是一个相当资深的纪录片导演,也是我的朋友。1996年的时候,一次遇到小山,问他在忙什么,他说,“在帮媳妇拍片子。”我听着诧异,“谁?你女朋友换了?”因为在我的印象里,李红是一个能躺着就决不坐着的散漫女孩儿。
 
       后来,李红的片子出来了。一天,蒋樾不客气地跟我说:“你看看人家李红拍的小保姆,那才叫做纪录片。你的《远在北京的家》,那叫什么呀!”蒋大师的话让我对李红刮目相看。尽管至今她也没给我看过这部片子,但我从很多纪录片研究文章里经常读到了对这部叫《回到凤凰桥》的纪录片的介绍,片子记录的是几个农村女孩在北京的打工生活,为此,李红和她们共同生活了三年。后来这个片子在“山形”得了大奖,而且被MOMA(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收藏。
 
      去年,李红完成了《郑和下西洋》的导演工作,到《见证》栏目报到。不久,她跟我谈了一个选题,是关于798的。李红过去长期在《美术星空》工作,对798的当代艺术了如指掌。因为是“新人”,我特地叮嘱她能否把今天艺术的798做得更有厚重感,更有变迁意味。李红没说什么,走了。
 
      一个月后,她交给了我一个将近两万字的拍摄提纲,我仔细读过,真是抽了我一个机灵,我不知道,在今天798那浮华的艺术面孔背后,竟然有那么多我闻所未闻的事情。
 
       在李红的策划案里,今天的798变成了一个隐喻,色彩斑斓的幻象背后埋藏了几代人的生命历程。如果让我很确切地用文字语言描述这部片子的话,显然文字是苍白的,我不妨说一说读完文案那天晚上我的梦境,或许你能嗅到这部纪录片的某些气息:
^一个摄影家用高压水枪冲洗空置厂房的墙壁,“毛主席万岁”的字样露了出来
^大标语下,五十年前的工人们在机床前工作,突然,他们排成了一队
^吴文光带领的农民工舞蹈团在原来的车间跳舞
^车间变成中山公园音乐厅1961年北京市工人文艺会演
^那是新中国电子工业的第一代工人,他们用舞蹈诠释着自己,诠释着整个工人阶级,舞蹈的名字叫《欢乐的青年》
^一个女舞者脸上渐渐生出了皱纹,今天,她在电子城宿舍区和一群老人面无表情地晒着太阳
^另一位老人玩着手中的健身球,他曾经是电子城篮球队的中锋
^健身球变成了当年的篮球,北京市工业系统篮球赛,电子工人队获得了冠军,前锋投篮,进了
^篮筐兀自在动,透过篮筐,洪晃和一堆闲得蛋疼的人在弄他们那个叫《乐》的杂志,杂志编辑部就是张永和在原798篮球场的基础上设计的,篮球架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到了午饭时间,杂志的工作人员去另一个由车间改造而成的餐厅吃饭
^这个钟点,1960年的工人们已经离开食堂,这是他们第二次降低自己的粮食供应定量,男工们显然没有吃饱,但他们在做电子管
^最大的电子管像煤气罐这么大,为的是增大功率,向台湾广播
^另一拨工人在全国各地寻找制造电子管的必备原料-石棉,终于他们找到了原料
^一列火车载着石棉和工人回到北京,经东直门从工厂自备的铁路开往电子城
^事故发生了,铁路在798的厂区前突然消失,一道高高的围墙阻断了他们,工人们四处张望,铁道两旁已经盖起了叫MOMA或其他外国名字的商业住宅小区……
 
       在梦里我简直分不清哪是今天,哪是从前。醒来时,我迫不及待想把这个梦记录下来,后来发现这个想法很可笑,感受实际上是李红的文案带给我的。从东直门到大山子,确有一条已经废弃的铁路,工厂改制之后,火车的汽笛早已消失……可贵的是,李红用纪录片为我们修建了一扇可以进出历史的门,让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今天的浮华,更能看到往日的沧桑。时间的是伟大的,也是残酷的。
 
       在李红的文案里,凡涉及历史的每一个段落几乎都表明了源自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某部影片,甚至精确到盘号。这里就不得不说一说另外一个人,她的名字叫舒世俊。
 
       1990年,我结束了一年的农村教书生活,回到电视台总编室报到,办公室刚刚腾出了一张办公桌。同事告诉我,办公桌的主人叫舒世俊,是新中国第一代女摄影师,刚刚退休。我们看到的元帅授勋仪式、领袖在十三陵工地劳动、尼克松访华都出自她手,当时我对她无比敬仰。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每当有兄弟党的领导人来华访问,政府都会安排他们参观798或者718这些电子工业的工厂,以显示中国的科技和生产能力。每当此时,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都会派出摄制组随同拍摄,那时,舒世俊就是最常出现在这里的女摄影师,她也是李红的母亲。
 
       在李红查找电子城历史资料影片的时候,舒老师给了她很大的支持。新影厂资料库检索方式非常落后,经常出现影片找不到的情况,这时李红就会拿起母亲五十年前用过的笔记本,说出拷贝编号,老一代人严谨的作风的确让今天的年轻人汗颜啊。
 
       在舒世俊做记者的时候,电子城是北京乃至中国最牛B的地方,工人的待遇、工作环境也是全北京市最好的,用他们的话说,劳保用品都是名牌,能在这里当工人难免有一种由衷的自豪。
 
       而今,这里已经被松下、摩托罗拉等企业以合资的名义进驻,工人们回家一批,剩下的也就当个看家护院的物业。更多的北京人已经不知道电子城而只听说过798,甚至三年前北京首度入选美国《新闻周刊》12大国际城市的理由也是因为798艺术区,《美术星空》的编导更是把这里当成了采访基地。
 
       同一片建筑在两代人的眼睛里呈现出的是不同的生长状态。昨天和今天既有深深的沟壑,又像历史这扇大门的正反两面,它除了能告诉我们容颜的更改,更能让我们体会出许多更深层次的内涵。
 
       在798的空气里不仅有前卫的艺术气息,也有沉厚的人文关怀。这种这种关怀是两代人、跨越了五十年的凝视。对这部纪录片我心存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