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小调  

2006-06-05 12:27: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龙脊》总算播完了,我真的感觉了结了一桩很大的心事,但龙脊那片大山却是永远挥之不去的记忆。
 
       当初被龙脊吸引,除了仙境一般的风景之外,最难忘的就是那里动听的山歌。第一次进山,吃罢晚饭,大家围在火塘边听一个瑶族姑娘唱山歌,我脸红心跳:
       哥哥生得白又白
       脸上冒着桃红色
       蓝衣套着青衣袖
       难怪妹妹舍不得
我听过表扬的话,但从来没听过这么没原则的表扬,岂止是没原则,简直是颠倒黑白!我听得骨头都酥了。
 
       后来到村里住下来才知道,这地方的山歌还分男人和女人。男人唱的类似于长调,歌词内容是这个民族的迁徙史,用瑶话演唱。故事内容由一人主唱,众人分多个声部叹唱。与之相比,我更喜欢山里女人唱的小调,主要的原因是歌词听得懂,标准的桂柳话,就是《刘三姐》那种,曲调却比《刘三姐》更加婉转哀怨,悠远绵长。孩子们也唱山歌,曲调和女人类似,但歌词却活泼得多,比如:
       小小娃仔穿红鞋
       扑里扑踏上街来
       爷娘问我去哪块
       到我田中看水来
 
       有一天,两个女子来找我,让我帮她们写封书信,后来我才明白,其中的一个要和丈夫离婚,让我写的是离婚诉状。我说,好,我可以代笔,但她却表示讲不来,只能唱。于是,便唱:
       哥哥命好住河南
       妹妹命苦住高山
       苦命妹妹高山住
       见天容易见哥难
 
       桐子花开一片白
       哥没良心太不该
       架桥本是哥来架
       拆桥也是哥来拆
 
       架桥本是哥架桥
       杀人也是哥拿刀
       刀砍妹身只流血
       刀砍妹心妹煎熬
       ……
一共二十四首山歌,回顾了她的婚姻史以及丈夫的绝情。当然,后来我还是用格式文本给她写了诉状,同时我也搞懂了一件事,这个粮食都不够吃的小山村是富产山歌的。
 
       其实,这种乡村俚调很大程度上源于男女之情。我很小的时候,在家乡就听过那首著名的《摘石榴》:
       小奴家在院里头摘石榴
       哪一个讨债鬼隔墙扔砖头 
       将将巧巧
       砸在了我的头哎哟
       你要吃石榴就拿了两个去
       要想谈心你跟我上高楼
       何必在此
       砸我一砖头哎哟
这次回安徽,在地摊小报上,又见到写着“安徽当涂民歌”的歌词:
       大姐长得漂漂的
       两个奶子翘翘的
       有心上去摸一把
       心里有点跳跳的
够生猛!以前从来没听过这么直白的汉人民歌,也不知道怎么唱。据说三表在研究原生态民歌,下次找他打听打听。
 
      《龙脊》的主角潘能高,他的母亲是龙脊十三寨远近闻名的美女,嗓音和歌声也是一流的。她会唱很多歌,我们的录音师曾经用纳格拉录音机给她录了六个开盘带。但她给我们唱的都是开门迎客、四季更迭以及猜谜语的小调,最精彩的情歌却没有涉及。其实我们也听她唱过“妹似路边凉井水,救了几多口干人”之类的经典小调。
 
       前年我回小寨村的时候,潘能高的妈妈已经被深圳请去长达一年的时间,在那里的中华民俗村“表演”唱山歌,就是说被当作标本“保护”了起来。与此对应的是村里会唱歌的人却越来越少,我在这里居然能教小朋友唱当地的山歌:
      小小妹仔爱唱歌
      别人嫌我嘴巴多
      从小得吃糖泡饭
      嘴巴甜来会唱歌
不过十年时间,孩子们已经不知道这个调调了。   
 
       拍完《龙脊》之后,我几乎无助地迷恋上这里的民歌。那时候我特别崇敬刘半农、周作人等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搞起的那个“到民间去”的文学运动,我专门到北图去查阅了大量他们当年搜集的民间小调的文字,但文字记录的只是歌词,那歌声或许永远地消失了。为此,我冲动地写了一个策划案,想拍一个关于中国民歌的纪录片,名字想好了,叫《长歌行》,但这个想法被魏大爷扼杀在摇篮中。
 
      前不久,文化部在搞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希望和我们合作,去谈了以后才明白他们希望我们就在北京拍这些展览。我坚决地拒绝了,庙堂之上怎可能是乡野小调呢?
 
       想起我读大学的时候,同宿舍有一个维吾尔族同学,会唱一堆类似的小调,比如:
       爱你爱你真爱你
       请个画家来画你
       把你画在冬不拉上
       抱着冬不拉就抱着你
       哦 sigi nasika  aza aza
       sigi nasika joni baza
       sigi nasika 新疆丫头子啊
N多年以后,听到刀郎翻唱这首歌,操,比我同学差远了。民歌是经不起翻唱的,就像喝最好的龙井茶永远要用虎跑的泉水泡制,或是吃最好的蘸水蹄花肯定在成都南门的一条巷子里一样,民歌是离不开那片水土的。所谓文化我觉得更应该是一个相互关联的文化生态系统,绝不可能把其中的某一项单独抽出来示人。如果民歌都和现在的北京四合院一样成为非常孤立的“标本”,它也就失去了生命力。
 
       看看,我又扯远了。不早了,睡吧。
 
       睡了吧
       明早起来种油茶
       哥种油茶妹种豆
       油茶结籽豆开花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