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别拧肖博士,疼!  

2006-05-20 04:07: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 你到过黄河吗?

       你渡过黄河吗?

       你还记得河上的船夫拼着性命和惊涛骇浪搏战的情景吗?

       如果你已经忘掉的话,

       那么……请你听听肖博士说的吧。

       肖博士又激动了。今天,他写了一篇《职业使我们的灵魂仓惶出逃》,像极了汨罗江边的屈原同学或是北固山前的辛稼轩老师。我几乎能看到仰天长叹的肖博士,抽着我送他的万宝路,蹙着眉,袒着胸,站在万寿路的天桥上,拍遍栏杆,腿毛飘飘。

       读完文章,第一个反应便是留言,但无奈口水太多,想想还是另起一行,用知心姐姐的口吻和博士多说几句。

       首先我想说,徒弟啊,你也有今天!当初,肖博士还在《见证》做主编,栏目收视率走低,我心急如焚,找他探讨对策,他却不慌不忙对我说:“我刚给你的邮箱里发了个书单,这些书值得读。”以至于后来我们的栏目时间调到深夜,而我也养成了到点就让肖博士开书单的习惯。现在,徒弟也是制片人了,为了可怕的收视率,也急得百爪挠心,报应啊。

       毕竟是书生,肖博士从往日的生瓜蛋到如今的皱褶男,我全程都有监控录像,是标准的见证人。为此,我曾经写过一篇《你看你看博士的脸》,回顾了肖博士从一个学者如何蜕变成一个职业电视人的经历。博士现在供职的社会与法频道平均收视率已超过2.0%,工作压力可想而知,所以才有碎尸啊,偷情啊等等敏感词的频繁出现。

       作为师傅,我特别理解肖博士的苦闷。他曾经说过这样的经历:给编导们打分,有思想有灵气电视基础能力合格的被他单独提出来表扬,并号召其他编导以此为榜样,但索福瑞的收视统计下来之后,肖博士无语了,名列前茅的却是那些制作粗糙、故事变态、只能简单记录破案过程或是复制作案现场的节目。

       后来我甚至听到这样的传闻,说策划选题不如到网上和小报找消息,电影学院摄影系毕业生敌不过公安人员的掌中宝……肖博士曾经很诚恳地问我:师傅,为啥我的眼光和观众差距这么大呢?尽管肖博士在文章里说:“收视率是个纲,纲举目张”。但我知道在肖博士的心中,这个纲是肛门的肛。每天练习提肛,那不过是妓女们的广播操,为了卖而已。

       电视台是大众传播的平台,央视又兼具了国家电视台和商业电视台的双重操蛋性,我和肖博士都只是这个庞大传媒怪物中的一坨小小草根。现在博士还希望在这个大众媒体里实现或部分实现他的人文理想,故而作为士大夫的他难免会有疼痛感。但我说其实和白岩松一样,他也是痛并快乐着的。

       肖博士一览无余地袒露自己身体最柔软的部分,从疯狂的跟帖里我能感觉到那么多博士的拥趸(姑且称之为“消炎粉”,肖博士言论粉丝之谓也)辟里扑通乱跳的心脏。肖博士人好,人缘更好,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尤其是他的工作环境,美女环绕燕语莺声,有点小疼痛还不是理所当然?每想到此,我不禁顿生恨意,更催生我写下这坨醋意大发的文章。

       肖博士初到电视台时,我们说拍片苦,他少年不知愁滋味地发自内心说,什么时候他能体会到其中的苦痛便也算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如今,他也到了衣带渐宽,为栏目和节目憔悴的份上,真正体会到了个中滋味,所以我祝博士成长快乐的同时,更希望他再多放下一点,别衣带渐宽了,还是宽衣解带洗洗睡的好。

       博士文中提到投身警界让他变得神经过敏,我倒是没有发现他的变化,尤其在牌桌上,他一如往常的鸡贼。再说了,警察也不至于像他那么杯弓蛇影吧。我有个十几岁的小朋友叫沈瑜,他爸爸沈铿是一名妇科大夫,为了表达父子之爱,沈铿经常抚摸儿子的脑袋瓜儿。一天沈瑜急了:“爸,你那只赃手,摸了子宫摸卵巢的,拜托别再摸我好不好?”说归说,这并不影响老沈继续表示他的父爱,也更不影响他成为全国最牛比的妇科大夫。我举这个例子的意思是说,博士没必要被那些涉案镜头所影响,生活还是美好的,尤其博士还有一个那么好的家庭。

      和博士不同,我师妹就要快乐而充实得多。师妹叫喻江,比我小十岁,在央视平均劳动强度最高的经济中心做频道包装,每天的工作也是超负荷的,但就像我最初认识她时她的发型一样--十年前,喻江的头发上绑了很多色彩各异的绳子--她的生活丰富多彩。下了班,喻江摇身一变就是某个歌剧或者话剧的导演,还可以给一些投资人寻找一些赚钱的项目,她写的歌词填满了很多电视剧的戏份儿,有休假的时间她可以去喂喂墨西哥的鸽子,或是漂流加拿大的红河谷,或是晒晒意大利的我的太阳……

       从师妹的博客就能看出她生活的多彩。在喻江看来,电视是一种职业,但仅仅是一种职业,它不应该是生活的全部,更犯不上为它所痛,或是用自己的个人理想来改造它。这可能就是六十年代生人和七十年代生人的区别。学学吧,肖博士。

       很显然,职业影响到了博士的内心,改变了他对世界的许多看法。他在成长,但他的确还没有熟透。多希望有一天,再问肖博士最近怎么样的时候,肖博士会说,天凉好个球啊,师傅,来我们栏目坐坐可好?


 〔旧文〕你看你看博士的脸

  ■陈晓卿

  肖同庆老师走了。

  去年底,CCTV筹办“社法”频道,肖博士被头一个点将,离开了我们《见证》略显荒芜的小院,坐到长安街边有落地玻璃窗的写字楼里。“靠,海景房。”电话里肖博士不无得意地说:“每天可以看到海淀区的风景呢。”我们的办公室一下空了很多,尤其是当“三缺一”的时候,我们都会对着天空喊,肖博士,你在哪里?天空回答,他刚离去,他刚离去…

  肖博士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专业攻读比较文学。分配到电视台的时候,同学们都认为他的选择有点不可思议,切!电视台那种没文化的地方。没想到现在,肖博士又从电视台稍有一点儿文化的文化专题部去了专整色情凶杀暴力的法制频道。和他认识的六七年里,我是看着他怎样一步一步走向“堕落”的。

  刚刚成为同事的时候,博士生在电视台还是“一类保护动物”,非常稀少。刚来办公室的时候,大家都要打听打听,哪个是新来的博士。有人就在旁边介绍,就是那个带着黑边眼镜腰围一尺七的家伙。那时的肖博士在这群电视蓝领中,领子显得那么白,那么另类,那么翘楚,那么卓尔不群。当时的纪录片室主任魏大爷同志很头疼博士的工作安排问题,生怕屈了他的才。因此,很长一段时间内,肖博士一直处于断断续续的待业状态,后来有一次单位同事过年聚会,肖博士喝醉了,躺在沙发上想写诗,他闭着眼睛高喊:“Give me a pen,please!”就在大家不明就里的时候,英语程度最高的魏大爷先听明白了:“快!这哥们儿要吐。没听他说嘛,他要个‘盆儿’”。

  后来有一天,我接到这位新同事的电话。他很诚恳地说“陈老师,我能否出去看看你怎么拍片,路费我自己出”。靠,有没有搞错?电视台我就没听说过谁自己出钱去采访的。于是,我带着他在安徽农村呆了一个多月,发现这小子特勤快,特谦卑,一点儿博士的架子都没有。于是,一回到北京我就向魏大爷申请,让这博士和我搭档吧,得到首肯后我自己暗暗庆幸:可找到一个好欺负的主儿啦!接着我们就在一块儿开始做《百年中国》。等到发现他大智若愚的时候,已为时晚矣。

  首先,在吃饭方面,博士有自己的一套价值观。肖同庆出生在山东莱州湾畔的一个小渔村里,用他的话说,小时候家里穷啊,吃不饱,粮食不够吃,每天就只能吃点海参啊,鲜贝啊,螃蟹啊,生蚝什么的,真让人痛心。所以我们偶有打牙祭吃海鲜的时候,每上一道菜,我们都会看看肖博士的脸色。“这个季节怎么能吃虾呢,这个季节的虾只配做虾酱,人是不能吃的”,“皮皮虾,你们吃皮皮虾?我们那儿是喂猪的”,“这也叫螃蟹,这种东西在我们那儿猪都不吃,只能沤肥肥田用”,“别点鱼,北京的鱼有股土腥味”……整得我们完全找不到感觉。

  离开饭桌,肖博士盛气凌人的架势更让我们感觉到窒息。就说他看的书吧,里面的汉字我都认识,就是不知道说的什么意思。以至于像我这样趣味低下,喜欢看《法制文摘》、《现代女报》、《女友》、《知音》、《故事会》的,每次买了报纸杂志,只能在桌肚下面看!否则被博士看见,他不批评但你他怜悯你,这哪受得了?压抑啊!当然,肖博士也看报,除了学术刊物之外,他只看《参考》和《光明日报》,前两年又加上了《新京报》。说到读报,就不得不提一下肖博士的家庭。

  有个恶俗的说法,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曾经是兰州大学校花的肖夫人小麻就是这样一位杰出的女性。肖博士当年是背了一千多首朦胧诗才把麻小姐骗到手的。肖太太是我军二炮某部研究导弹的上校参谋,在家里,她又是一位贤惠的妻子。每天清晨,当肖博士伸着慵懒的懒腰睁着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饭桌上已经摆好了近似他童年口味的柔软的稀粥,一碟保定春不老酱菜和两个鲜腾腾的大馒头,旁边的报纸永远翻在学术版或文化版——肖博士能容忍阅读的——版面上。看着肖博士把这一切声情并茂地享用完毕,坐在对面的麻参谋才会优雅地在日本面包炉烤出的法国面包片上涂上新西兰黄油……如果这个场景已经让你感动不已了,那么我还要告诉你,这一切都发生在他们两口子多年来一直蜗居的十几平方米的小平房里,怎么样?催人泪下吧!

  和谐的夫妻关系是肖博士事业成功的有力保障。由于他儒雅的风度,当然吸引很多女性。每到此时,肖博士就会一脸诚恳、不合时宜地谈起他的儿子和太太,尤其是他家麻参谋的故事,那字句翻译成汉语就是——破坏军婚罪要判两年以上、七年以下徒刑呢,最终的结局总是女孩子们心如刀绞地离开。所以肖博士一直埋怨这几年电视台再也没有评选五好家庭,这对于他来说,是多么的不公啊。

  当然,肖博士为《见证》栏目倾注了很多心血,他对栏目品质的追求从来没有降低过,一如他对生活的要求一样。在穿着上,肖博士非PORTS和CAMEL这样的名牌不穿,写东西的时候,那怕是一个假条,他也必须用PARKER,就连中午的工作餐肖博士也必须指定快餐公司送餐。对节目的要求他更是一丝不苟,经常向我们强调:一定要做一个精品栏目,不能向收视率低头等等。《见证》之所以有今天影响,那是和肖博士筚路蓝缕呕心沥血的多年追求分不开的,如果说我们栏目还算有那么丁点儿品位的话。

  更让我钦佩的是,肖博士是我台为数不多的超一流写手。他可以一脸虔诚地写出很多的让你听着头皮发麻的文字,不用说“子夜的守候”、“对无意义的一种虚无地抵抗”、“在这个冬天,为什么又是冬天”这样的骚词儿。(如有兴趣可参见肖文《35岁:关于心境的一些辞条》)就是那些主旋律得无以复加的专题片,他也能迅即骈四俪六地写出让你血脉贲张打立正的文字。我曾经特别崇敬地问过他,一天到晚周而复始的工作,你哪来这么多的激情,是不是和思想觉悟有关啊?肖博士很酷的嘴角微微抽动:“激情?需要吗?三陪小姐难道需要用性欲去接客吗?”他不屑地说:“唯技巧耳!”从肖博士的身上,我对“职业化”这个词的理解又深入了许多。

  当然,环境包括我对肖博士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以至于麻参谋总是这样批评肖博士,你什么都好,只是交友不慎哪。在认识他的六七年中,我教会了他抽烟、喝酒、打牌,也教了他编辑机的按钮在哪儿。肖博士不仅在外表上把当年的张雨生式的黑边眼镜换成了纤秀柔软有型的ARMANI,而且自己也从一个学者完全羽化成了电视业界的精英。现在肖博士已是肖制片人,他的《第一线》在法制频道的收视率一直居高不下。有人问他为什么在一个自己并不太感兴趣的领域也能干得如此如鱼得水,肖博士回答得漂亮:“当强暴不可避免的时候,就学会享受它罢。”

  肖博士的离开对我们栏目来说损失巨大,但天下哪有不散的筵席啊?过去的一切对肖博士来说已经变成了记忆,成了扁扁的扁扁的岁月的书签以及长长的长长的寂寞海岸线……肖博士成熟了,你看你看,博士的脸悄悄在改变,你看你看,博士的脸悄悄在改变……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又能买街头小报明目张胆地在办公室看了。肖博士走了,庸俗小报来了,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

  2005/04/03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