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我徒弟  

2006-04-09 01:0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徒弟肖博士表扬我,但很笨拙。

说老实话,肖博士是个好同志。记得数年前,我跟他讲一个段子。说志愿军去朝鲜向朝鲜老太太学朝语。

志愿军:阿妈妮,一个傻X怎么说?

阿妈妮:当!

志愿军:两个傻X呢?

阿妈妮:当当!

志愿军:那很多很多的傻X呢?

阿妈妮:那就是--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曲调是:多多多,索拉索,米来多拉来)志愿军战歌是也!

说完我笑得前仰后合。

博士也讪讪地笑。

再后来,我才知道,这首歌是他老丈人麻扶摇写的。

你说肖博士有没有涵养?三四年里,我一直都觉得像欠他什么一样。

 

肖博士原文: 

 

江湖黑嘴—— 一说师傅

 

    我的师傅陈晓卿开博了。以他自豪的他的学生们、听到他的名字嘴半天合不上以及看到他本人会尖叫的女孩子们奔走相告。
    我却无论如何高兴不起来。
    原因是自从我师傅当了制片人,自从他再也不扛着摄像机对准贫下中农的疾苦生活,自从他当了乐乐的爸爸,他就开始拿天下的电视人尤其是纪录片人开涮了。他的上司魏大爷、宁夏康台、成都梁大腿、桂林小肃、海南老魏等等,被他写得体无完肤、威信扫地。一篇写我的《你看你看博士的脸》整得我到现在也没找着“那脸”。力比多的压抑真是贻害无穷,特别是对一个身怀绝技、久负盛名的纪录片工作者来说,不让他拍片子非让他坐办公室,这不明摆着让他胡说八道,扰乱江湖吗。我怀疑现在纪录片界江湖险恶派系林立文人相轻睚眦必报的怪现状没准和这力比多有关系呢。
    尊敬的薛局本来坐拥娇妻,家庭幸福,淡薄名利,却每每被他挤兑得仰天长啸:陈晓卿,这厮品质太有问题。
    德高望重的康台一向不苟言笑,言语苛刻,思想深沉,在他面前每每只有讪笑:我一把年纪了,你你你……
最可怜魏大爷,江湖清名,两袖清风,情场无意,赌场失意,在他笔下也没大没小,没心没肺,光人家剃短头发就讽刺了半个月。
    最可气的是,害得辽宁的高两万隐迹江湖不敢露面,唯恐碰见陈晓卿,想那东北人何等能忽悠,偏偏碰到我师傅就出汗。人家两万也是专拿国际大奖的专业户,当过兵,扛过枪,上山下乡打过粮,半路出家,搞纪录片,容易吗?
    这不,人家重庆纪录片界刚刚有点起色,他又看不顺眼了。挤兑就挤兑吧,还拿徒弟我说事儿,你想我六进六出山城,拍片没少麻烦人家,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还抄人家的,给我个胆儿,我敢吗?师傅在上我敢怒不敢言,再说,现在学术界时兴师徒共同挂名,有福同享(名利双收),有难同当(如:被指控抄袭),师傅到现在还带我玩儿我就够知足了。重庆纪录片界如果真生气,就听我一句,他老人家有病,您千万别当真。你看人家小崔,人骂了不少,到现在没见有人告他,真话是真话,如果出自病人嘴里,当事人就会心安理得,若无其事,还假装宽容大度呢。重庆美女如云,这是我师傅的软肋,怜香惜玉惯了,他也就说说,重庆他爱还爱不过来呢。
所以,重庆同仁,千万别学陈导演,多大点事儿,不就是一个馒头吗?

(妻听说我在博客写师傅,不无担心地说:你们可找着乐子了,不过写归写,可别玩儿真了,对师傅还是要恭恭敬敬的。我说,男人玩儿的就是假深沉,在我师傅看来我还没出徒呢,他高兴还来不及呢。哈哈)
 
 
    我师傅有病已经两年了。
    他和小崔得的是同一种病,也在同一个医生那里治疗。
    很多人听说此事第一反应是:呸,你丫也配。这玩笑谁信?
    可是我对天发誓我师傅真的病得不轻。探究原因,就像探究王国维自杀,我同意陈寅恪的分析,是文化的原因。是纪录片的原因。我师傅嘲笑自己说是爱情。我到现在也没当真。爱情,不是上个世纪的传说吗,而且,是4月1日的承诺,就像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除了玩电影的谁信呢?
    不过,我特怀念我师傅没病的时候。
    那时候,我刚来电视台,因为带着个博士的头衔,没人敢带我玩儿,我师傅那段时间刚刚出院,不敢带女孩儿出去吃饭了,就决定出去拍纪录片。他决定带我的时候,我的感激和兴奋一点不亚于当年我的博士导师决定收下我。
    那时候,师傅眼里闪烁着纪录片真实的光辉,生动而充满激情。其实,他那时候拍的安徽农村真是一个好片子,寓意深刻,故事丰满。我以为是他最好的作品,可惜没人能看懂。
那时候,师傅整晚都会和我们耗在机房,为一个画面高兴,为一句解说词叫绝。
    那时候,我师傅一晚上可以写好几个策划文案,魏大爷有个主意他就出一个版本,为创办一个纪录片栏目呕心沥血。
那时候,我们的团队一片生气,战无不胜,勇往直前。
如今,纪录片栏目已经有好几年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像女人一样的栏目成为他的病。现在他除了写文章挤兑人,就是带儿子。周围往来的全是文人墨客,看的是《私人生活的变革——一个中国村庄里的爱情、家庭与亲密关系》等等这样的文化人类学文本。一个少年才俊,具有远大前途的纪录片创作者堕落到如此的地步,不能不令人扼腕。
觉已经很少了,欲望几乎没有。乐乐醒来的时候是他最快乐的时刻。他用刻薄的言语表达他的沉郁,用过量的酒精麻醉那颗深情的心,甚至不惜用当主持人来糟踏自己的尊严。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一个女人最可怕的是放弃自己,而一个男人最可怕的是找不着自己。
    他长时间住在办公室,整个楼道都是他的病的气息,小院里花开花落,他像一个老人坐在传达室里迟钝地看着人来人往。只有打麻将的时候还偶尔显露出他固有的狡邪,直到后来连麻将也远离了。
    如今,我师傅已过不惑之年,乐乐该上小学了,像女人一样的栏目他已经习惯了。我离开师傅也一年多了。特别渴望听到师傅的电话:中午吃什么?晚上在哪里?每当这时候,我就知道他又发现了一个新的去处。
    我敢说师傅的美食欲要远远强于他的美女欲,《读书》的沈昌文,南方的沈宏非都是因为吃而结交的。以至于杭州的李杭育招待朋友会打长话专门让师傅点菜。
    师傅是一个真正的小资。和没落的遗少不同,他总是能给朋友带来快乐,他是全国各地纪录片人的北京办事处,甚至是一个充满魅力的纪录片界的男“交际花”,一个纪录片沙龙真正的男主人,他只谈风月耻谈国事,嬉笑怒骂间主题还是离不开纪录片。在我看来他委实病得不轻呢。

 

  评论这张
 
阅读(5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