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铁打的黄珂流水的席  

2006-04-27 02:31: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无法相信北京有这样一个美妙的地方。一个月前,牟森就开始描述它:跟农村的红白喜事一样,相互不认识的一堆人坐在一起大吃大喝,这叫做“流水席”。
 
       今天,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带着将信将疑的好奇心和饥饿的肠胃,我们赶到了望京新城的一处人家。当然,我们路过了北京。
 
       宴席的主人叫黄珂,重庆人,有“望京孟尝君”的美誉,无论什么人,打个电话,他的家里都能为你准备好可口的饭食。所以,每天他的家里都聚合着三教九流。今天吃饭,就有三拨,相互完全不认识。
 
       一拨是我们brother4组合,牟森、我、王小山和老六,我们分别是63、65、67、69年出生,非常整齐划一,只是牟森带上了他的漂亮太太,会说外语的张丹丹。 
 
 
       另一拨是当年的红歌手张强,一共三女一男,他们现在在做一个叫“喜的三次方”的公司。当年唱《烛光里的妈妈》的康巴漂亮妹子张强,腰身依旧挺拔,两鬓也没有霜花,仍然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到处乱蹿。
 
 
       第三拨人是国际友人方阵,丹妮和她的中年男友老W。丹妮的爸爸是印度人,早年到马来西亚橡胶林里播撒马克思主义的种子,并成为大马共产党的总书记,六十年代避难中国,这才有了丹妮这头生猛美女的出生。和丹妮一见如故,让我们接上了头的唯一的原因是我们接近的肤色,我们表哥表妹亲昵地嚷嚷着,倒把老W冷落在一边。
 
      三拨人谁也不认识谁,居然坐在一起抡圆了吃。我本来想说一句开场白,类似“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桌共同的饭菜走到一起来了”,但看着大家闷头猛吃,只好生生地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据说”非常食客“黄珂的家宴每天都是如此,而且还可以点菜。今天的菜是牟森点的,牛肉火锅,牛肉材料选得特别好,肥瘦带筋,而且炖的火候恰到好处。调料显然是从重庆直接捎过来的,麻得特别奔放,辣得却很绅士、很内敛。照例,黄珂介绍了他家宴的三大优点,倒过来排的顺序是这样的:
 
       首先,在这里吃到的东西味道特别正宗,特别好。今天牟森点的是火锅,其实他家更拿手的是盐煎肉和萝卜连锅汤。考虑到今天的火锅已然非常可口,我就原谅了牟森这个好酒不好吃的家伙。但有个计划我是做好了,以后再要出差,回北京第一站肯定是望京新城,反正顺路。
 
       黄家流水席的第二大特点,用黄珂的话说,“无论你是贩夫走卒,还是亿万富翁,坐在这里一律平等”,他决不会因为你长得和我一样帅气而多给你夹一筷子菜,也不会因为你穷得像王小山一样而冷落你,让你去跟他们家那只叫黄小路的狗狗作伴。
 
       “流水席”最主要的特点是黄珂说的,“在这里,你绝对不用看女主人的脸色”。的确,大家都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喝得都很放肆,中间还连续从楼下叫了两箱啤酒。家宴持续了四、五个小时,其间,还有作家虹影没吃前来蹭饭,诗人野夫醉酒前来借宿,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黄珂这里的确是一个有趣的地方。
 
       来之前就听说了关于老黄的故事:几年前,一次车祸,铁打的黄珂死里逃生,捡了一条性命。从此他大彻大悟,每日呼朋唤友,大宴宾客,这才渐渐形成了反动饕餮会道门组织“黄友会”。据介绍最多时一顿饭竟有六十人参加!从黄珂留下的照片看,我的很多朋友,诸如王康、余世存等都多次在此白吃白喝,但他们都没有告诉过我,这让我感到非常失望。
 
       最有趣的是,黄珂并不善饮,也几乎不动筷子,就这么抱着膀子,袖手旁观着埋头苦吃的大家,脸上浮现出喜悦而安详的神情。这种喜悦只有在看着生猪即将出栏的饲养员脸上才能见到。
 
 
点小图看大图
  评论这张
 
阅读(7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