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老男人的酒局  

2006-12-27 23:5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男人的酒局总是这样,呼啸而来,呼啸而去,喝的酒总比吃的菜贵得多。就像这次聚会,芙蓉镇,十二个老男人。
 
  芙蓉镇最近生意很红火。两个月前,我写的那篇《芙蓉芙蓉我爱你》登在了北青报上,这家犄角旮旯的鸡毛小店就开始不停地接到问路电话。后来经理不胜其扰,不得不用二十六个字概括了到达饭店的路线,要求所有的服务员像老三篇一样背诵。具体哪二十六个字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有意欣赏,请电63868377。
 
  我订座的时候,老板毫不犹豫地把最大的包间给了我们。这位美女认为是我写的那篇博客给她带来了好生意,店里的芙蓉妹妹们见到我的时候,也像亲人一样起腻。在他们的强烈推荐下,我新尝试了两道菜,第一个是土鸡钵,一个黑色的小铁锅,乌黑乌黑的,端上来,里面摆着油亮的鸡块。这道菜主要好在原料,是真正的土鸡,一跺脚能飞半里地那种,入口肉质很嫩。吃的过程中,钵下有明火,不时可以浇上几口啤酒,互动感较强。
 
  另外一道菜是季节菜,白菜苔炒白腊肉,这个名字听起来像白岩松PK白燕升。白菜苔极嫩,简直像初春的菜芽;所谓白腊肉,就是腊肉中的肥膘部分,切得约有五毫米厚,很剽悍,入口膘肉即融,但肉皮和一丁点儿的瘦肉却还在齿缝间挣扎。嗯,这个菜必须趁热吃,热气腾腾的,腊肉几近透明,托衬得菜苔像春天里毛玻璃外的柳枝一样。我尤其在意肥肉的尖尖上那一抹红红的精肉,但不知如何表达对它形状的赞美。
 
  这时候就能看出来老男人聚会的价值了。请教王小山同学,得到的答案是:“你看这红的白的,不让人联想吗?尤其是红的--比作乳晕我看不算夸张……”果然是老蚊子工作者,一语中的。用筷子试了试弹性,靠!动如脱兔呢。
 
  老男人的酒局最重要的一个关键词:“乱”。我都无法想像这些人怎么聚到了一起,做MTV的郑浩、江苏卫视男交际花王俊、著名资深前辈纪录片工作者李小山、《鲁豫有约》的制片人樊大牛、先疯的戏剧导演牟森、外资杂志主笔奸首席记者王小山……高朋满座呀!再一看,一个女的没有。最近的饭局总是这样,特素。
 
  当然,老六和杨老二自然少不了。老二来北京不到一个月,和老六已经吃了不下十顿饭。今天老六最后一个到的,一进门就说:“二哥,今天黑子刚给我发了个问号,我就想到要喝酒,那个问号简直就是您醉眼惺忪的面容……”老六和老二是饭局永远的最佳参与者,两人最大的共同点在于味觉比较麻木,无论什么菜一律甘之若饴,而且都以把自己灌翻为己任。
 
  不一会儿,就有人开始换座位,要促膝谈心。王小山和杨小肃开始划拳,此时,两个人都已经酒过六旬。于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形,先是王小山赢了,该杨老二喝酒,但两人同时端起了杯,王小山说:“二哥,我不忍心看着你一个人喝。”同样的,当王小山输的时候,杨二哥也端着杯子周了。旁边清醒的人看得面面相觑,既然输赢都喝,那么划拳的意义在哪里呢?但二人照样划自己的拳、喝自己的酒,让别人说吧。
 
  老男人的酒局总是这样,闹哄哄的,所有的场景几乎只能记得住前半部分。但这次芙蓉镇的聚会我甚至记得结尾,去结账的时候,服务员告诉我,菜金270,啤酒喝了600块钱的。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