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所谓文字  

2006-12-13 02:3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六、牟森一起喝酒。几瓶下去后,牟森开始摸着他的光头,很严肃地问老六关于文字的一些终极问题,两人相谈甚欢。自王小山迷上网络游戏之后,F4的酒局现在经常成了三缺一。
 
  牟森真诚地自谦刚学写字,所以很多时候带有向老六这样的前辈求教的意思,尤其是关于文字技巧,牟森认为他写东西很累,推进很慢,问如何才能掌握得像老六这样纯熟。老六那样一个平易近人的老师,不假思索地为茫然的牟森指了一条路:“文字这东西,是娘胎里带的,想学?没门儿。”牟森拼命地把大拇哥儿支在额头前,以防止脑袋撞啤酒瓶子。
 
  过了一会儿,牟森卷土重来,又问老六:“你觉得你是一个合格的写字的人吗?”老六答:“我个人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写字的人,我的长处在于编字。”牟森怅然若失。又过了一会,“那么,作为一个老文字工作者,”牟森开始总攻了:“文字对于你,意味着什么?”
 
  老六想了半天儿,说:“俺去嘘嘘。”
 
  听着他们悟禅般的对话,我决定把牟森的问题当成家庭作业,结合平时酒桌上的那几坨“老蚊子工作者”,回去再想想。
 
  我觉得哈,对老六来说,文字就像自己溺爱的孩子,每天都很新鲜、很有活力的样子。这孩子经常会表现出超出他想像的灵气和做派,因此老六常说,哦,天呐,我怎么用词如此牛B精准?哦,天呐,这个句子难道真是我想出来的?这和我平时见到陈乐很像,他经常会让我惊喜和赞叹。
 
  再比如三表,文字就是他的火枪。他像西部牛仔一样,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击中目标,火力凶猛异常,十米之内,不见活物。但三表同时是一个内心柔软,并带有几分童贞童真的文字匪徒,时常他的枪膛里会放上一些空包弹,声音很大,以警示为主。偶尔,三表还会放进一些礼花弹,打出来,骚美骚美的样子,绚烂!热闹!这也是我喜欢他扯淡多过时评的地方。
 
  小卓的文字是她的珠宝,时不时秀给你看一下,但方式都是遮遮掩掩的,你知道它价值连城,但你从来看不到它的全貌。我常有拥抱这些温润珠宝的冲动,但又明确地感到了它暗含的机锋,以致不得不和它保持一种暧昧的距离。
 
  文字是老罗的手术刀,他发誓要作一个非常好的外科医生,所以他的文字刀刀精准,游刃有余。但你知道,现在这世道病人太多,老罗萝卜快了不洗泥,柳叶刀经常误抄成大砍刀,截肢手术偏多,最关键的是,他经常拒绝缝合……当然,说老罗风险太大,我收声。
 
  老葵热衷茶道,它能从茶里品出泡茶人的人品,他的文字就是他泡的清茶,很让人亲近,猪头非说得好,禅茶清清凉透心亮。也正因为老葵的文字是茶,所以现在经常摆在苗师傅的生活圆桌上。
 
   对牟森来说,文字就是他的“额滴神呐”,他显然对文字过于崇敬了,所以他的文本读起来充满了宗教气息。
 
  这一点上王小山正相反。小山的文字就是他的死鬼,是被他训练出来的一堆人形,可以一会儿排成啥啥,一会儿排成啥啥,王小山像湘西的赶尸者一样出神入化。可惜,为了回报我对他文字的景仰,丫现在不写博客了,最近的专栏文字也少,而且基本上都帮亲不帮理。
 
  最后说自己。文字就像我的一位朋友,我们气息相通,但又相隔千里。这位朋友有时会过来串个门,但却从来不告诉我时间。反正,我特别需要帮忙的时候,基本上他都不在服务区。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