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一对夫妻和他们的蜕变  

2006-11-09 23:5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结识了一对夫妻,男的叫杨干才,女的叫王毅。云南人,蛮有意思的。
 
  这对夫妇曾经开了一家广告公司,生意不错,但五年前的一次旅行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他们在中越边境旅行,在一个叫曼蚌的小村子里见到了超然世外的生活,于是,他们住了下来,进而决定在这里拍一部纪录片。此前他俩从来没有任何的拍片经历,尽管康健宁那样的纪录片大师仍然健在,而且陈丽丽、田小资这样的新秀也茁壮得发紫,但他们丝毫没有畏惧,买了个小DV就干了起来,而且一干就是三年。
 
  前些天我看到了这部传说中的纪录片,生涩得与杨干才50岁的年龄极不相符,但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部非常棒的片子。我自认为跑过国内不少地方,但像曼蚌这样原始的生活的确是我没有经历过的,片中的真实已经超出了我的想像。这种真实一方面来自于镜头前的场景,另一方面来自于镜头后目击者对眼前一切的谙熟。
 
  杨干才夫妇的生活也被这部纪录片彻底改变了。曾经的腰缠万贯的精明商人,现在生活被这部片子折腾得有些捉襟见肘,举止言谈也变得木讷许多,但只要一说起纪录片,一说起曼蚌,一说起阿卡人,两口子却滔滔不绝……我和我的好友--也是他们的合伙人--李鸿宾坐在他们对面,一句话都插不上。
 
  曾经听说过夫妻合伙做纪录片是一种境界,像法国的伊文斯和罗丽丹,民主德国的荣格夫妇,咱们国家的李小山和李红、张鲁和徐蓓、段锦川和那谁谁谁……真好,男女的默契催生了片子,纪录片也丰富了二人世界。
 
  准确的说,这部片子带有某种猎奇的成分,但我觉得对于纪录片,猎奇也不是一个贬义词。尽管《蜕变》有了一个“光明的结尾”,但片中的残酷的真实,在我看来仍然很难让目前的主流媒体审查通过,也正因为如此,这个节目不太可能在国内无删减地播出,但这并不妨碍它的价值。
 
  半年前《蜕变》已经在布达佩斯获了大奖,这个月底的阿姆斯特丹电影节(段锦川大师前年在这里曾经以《拎起大舌头》勇夺最高奖“淫狼奖”,并获得不菲的奖金,但回来没请客,山西人,木办法)也将其列为入围纪录片。正巧有个法国的电视节委托我推荐中国的优秀纪录片,我也将这部片子介绍了过去。以下是我的推荐信函全文。
 
 
  2001年,杨干才、王毅夫妇作为摄影爱好者沿中越边境线一路行走,他们来到了一个叫曼蚌的佤族村寨,这是一个群山环抱中的部落。他们惊奇地发现,这里的人们没有被现代文明所影响,仍然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
 
  此时,这对夫妇在中国一个省会城市经营一家广告公司,有着稳定的生活,然而在曼蚌的发现使他们决定卖掉公司,搬到曼蚌小寨居住。临进山时,他们购买了一个SONY  PD150摄像机,准备为自己的隐居生活做一些影像记录。
 
  一座新的房屋出现在曼蚌小寨,这是杨干才夫妇的新家,村里的人们警惕且充满敌意注视着他们的到来,而夫妇俩却对村民的生活充满好奇。这里的村民崇拜祖先,信鬼神,家庭形态松散而自由,村里有寨佬和头人,这相当于部落酋长。他们平时靠种植谷物生活,而更多的生活来源则来自于男人们在边境线上走私毒品。当夫妇二人将摄像机对准村民的生活的时候,人们四散而逃。一次,一位村民被摄像机逼到了墙角,竟向这对夫妇举起了打野猪用的弩箭。
 
  拍摄的计划暂时搁浅下来,但杨干才夫妇却没有离开这个小村庄。妻子王毅曾受过医学培训,于是,她给这个村子义务当起了大夫。当第五个濒临死亡的村民在王毅的治疗后获得康复时,村民们开始对这对手持摄像机的夫妇不再敌视……此时,他们已经在村子里住了整整八个月,这,仅仅是他们拍摄的开始。
 
  杨干才和他的妻子此前非常迷恋人类学纪录片,他们模仿着记忆中的纪录片样子开始记录曼蚌小寨村民的生活,阿卡人家庭每天的劳作,他们的饮食以及其他生活习惯。正式的拍摄是在2002年春天开始的,这个时候,曼蚌小寨旁的群山烟雾弥漫,村民们正在烧山,准备种植谷物。从祭祖、祀神、烧山、播种,他们完整记录下了整个春耕的景象。
 
  这个纪录片是这对夫妇的第一个作品,他们没有任何的拍摄经历,更没有某个固定的创作理念,他们只是将自己视野中能够引起他们兴趣的内容,用最粗笨的方式记录下来,这恰恰是这部纪录片最吸引人的一个特征。它摒弃了所有的声音画面技巧,使节目的过程极大地贴近了阿卡人生活的原生状态,这种质朴的美是影视专业教育所无法培养出来的。
 
  应该指出的是,近年来中国农村所进行的发展是史无前例的,在当杨干才的拍摄持续到2004年底的时候,村子里修了公路,通了电,并且第一次进行了村民自治选举。将近三年,这对夫妇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这个村庄里度过的,他们见证了一个村庄的变迁,更见证了一个时代。
 
  文明最终进入了山寨,那个远离尘世、无比自然的村庄或许永远成为了消逝的风景,但它却永远存活在这部叫《蜕变》的纪录片中。从片子里,相信你能看到杨干才和他的妻子不是曼蚌小寨的游客,他们记录了这里,而且,他们已经是这个村庄的一分子。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