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在非洲吃重庆火锅  

2006-11-03 13:5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这个不靠谱的题目,估计你会联想到在罗布泊游泳,或者去菲律宾买羽绒服。

  其实,非洲有非常典型的原生态饮食,那就是香蕉,饭是香蕉,菜是煎香蕉、炸香蕉或烤香蕉,乏善可陈。另一个典型的饮食就是所谓的Safari Food――野味烧烤,从上菜方式来看这应该是欧洲人的吃法,除了沙拉和汤,其余的全是肉――和国内的巴西烤肉很像。厨师们拿着一把刀和一个钎子,钎子上戳满了肉,走过来告诉你野味的名称,羚牛、斑马、瞪羚、野猪、雉鸡、鳄鱼、鸵鸟……全是些传说中吃了会有性冲动的家伙。说实话,除了牙齿上略有粗细的差异,我的舌头辨别不了它们在味道上有什么区别。

   所以内罗毕的一顿重庆火锅反倒成了我非洲之行最难忘的经历。火锅店是一位沙坪坝妹儿开的,所有的器具,甚至一次性筷子都和国内无异。鸳鸯锅端上来,一边是骨头汤,我认得,一边是清水,嗯?俄顷,老板娘拎了一个上面写着“小天鹅”的塑料袋,将内容缓缓倒入清水中:万里之外的红汤在黑非洲渐渐附体。水开之后尝了一口,耳畔居然响起朝天门码头的轮船汽笛,嗯,正宗的。

   略感遗憾的是,红汤的麻辣味道不是很充足,几番double麻double辣的申请下来,女老板才抠抠搜搜地拿了一些辣椒,尽管从形状上能判断出它的前世确实是灯笼椒,但加进去后汤味依然如旧,重庆妹儿解释说:“晓不得啷个回事,辣椒运过来就没得味了。”这的确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

   在非洲吃火锅和在重庆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原料的不同。以我有限的吃重庆火锅的经历,我从来没有见过十五公分见方的毛肚,近三公分宽的鹅肠,巴掌大的香菇,以及如假包换的螃蟹腿做的蟹棒,老板一再强调这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食品,都是非洲当地的。

   要知道,在国内我吃的火锅,百叶是过过双氧水的,宽粉和豆皮是加了塑料原料的,豆芽是放了化肥的,血旺是用血粉做的,火锅汤里还用石蜡取代了牛油……吃惯了这种危机四伏的火锅,我的胃已经被虐待惯了。就像我每次从污染严重的北京去外地,接触到没有污染的空气都要生病一样。这次纯天然的洋荤,倒是没有性冲动,却让我拉稀拉了个底儿掉!

约稿,平面媒体勿转,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