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文工团  

2006-11-26 12:2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紧挨着三用礼堂的北侧就是县文工团,当然,这里也叫县剧团或县泗州戏剧团。在我的记忆里,那里永远响彻着竹管笙箫以及吊嗓子的声音。
 
  灵璧的地方戏叫泗州戏,也叫拉魂腔。这是一个流行在淮北及苏北地区的剧种,深受当地人们的喜爱。乐乐的姥姥当年就曾经追着一位叫李宝琴的泗州戏名角儿巡演,一路不吃不喝,看了十多场。有一次给乐乐解释什么叫“玉米”,我就用了他姥姥的例子。但直到今天,我都没觉得泗州戏的唱腔有多么优美,反倒觉得这个戏种,尤其是它的拖腔有些悲壮和滑稽,急死个谁。
 
  关于这个剧团小院,我记忆最深刻的是,这里的每个人都特别逗,特别会编笑话,编歇后语,编顺口溜。记得当年学大寨的时候,剧团的人就编了这样的顺口溜,“县委书记马树良,一天到晚特别忙,别的事情都不管(灵璧话“不管”的意思是不行或不怎么样),开山放炮最在行。”几句话就把灵璧当时的政治经济形势概括了。
 
  小时候看过县剧团排过几出现代戏,基本上没有留下印象,只记得一出戏叫《审椅子》:一个地主成分的土老财,把自家当年的地契藏在了一把红木椅子的夹层里,火眼金睛的女生产队长丁秀琴“审椅察人”,最后发现了秘密。这个故事想告诉观众的是,阶级斗争要年讲月讲天讲。如果从今天的眼光来看,这出戏里的地主和富裕中农其实挺可怜的。我记得里面有一段唱腔,就是那位偷椅子的富裕中农唱的,他的自留地被征用了,中农无奈地唱道:“倒霉倒霉真倒霉,自留地里撒石灰,一根标竿插地上,就好像树在我心里。”农民对土地不就是这点儿感情吗?有什么可指责的呢?
 
  戏里演生产队长丁秀琴的是剧团的头牌演员张兴云。她那时很有名,在这个小县城,她是第一个烫了头发的女人,随后,县城广大妇女群众纷纷效仿。当满大街出现了都是用灵璧话叫“烫花头”的时候,张阿姨又把头发拉直了,清汤挂面,卓尔不群。张兴云和我们家很熟的,我们都叫她张姨。
 
  1977年,湖南有一出地方戏叫《园丁之歌》,这个戏曾经被江青批评过,于是,英明领袖便指示在全国推广。我所在的中学积极响应号召,把它移植成了泗州戏,上初一的我被挑选加入了这个草台班子。我在里面没有任何的角色,只是担任幕后的齐唱--有点儿像川剧帮腔的那种--也就是当正面人物唱腔出现的时候,给他帮个人场,树立一下形象,壮一下气势而已。张兴云担任我们这出戏的唱腔指导,这也是我第一次系统地领略了泗州戏唱腔的的魅抑或凶残。戏演了几场,便不了了之。
 
  我上大学的时候,张姨的剧团已经开始排演古装戏了,《打龙袍》、《狸猫换太子》什么的,经常演出,我再也没看过,泗州戏此时已经离我远去。但剧团编的顺口溜还是能听到,比如我们的县委买了一辆蓝鸟车,给书记坐的,一个顺口溜又从剧团出来:“八万块钱买个鸟,一座大楼满街跑。”在当时,盖一栋三层的办公楼的费用也只不过是八万元人民币。
 
  这些琅琅上口的民间话语主要针对时事,也是引领我们了解真正社会底层声音的最好通道。直到前些年,宿县地区改设宿州市,灵璧成了宿州市下辖的一个县,我还听到了这样的歌谣:“县改市,换牌子,唉,换来换去还是那些熊孩子。”
  
  那时我家已经搬到了宿州,有一天,已年过半百的张姨到我家做客,见我从北京回来,她便向我父母回忆了我小时候顽劣淘气的一些故事。我坐在一旁颇感不忿,便说:“当初,演《园丁之歌》,我跟您学戏的时候还是很认真的。”没想到,张姨已经把此事忘得一干二净。我更加不忿,尽管当时我已经音糙嗓厚,但还是憋着嗓子张口就唱:“百花园中花似啊锦,花红要靠啊育花人嗯~嗯~嗯~嗯~,步履朝阳路,心贴工农兵,滴滴汗水花上浇,喜看来日满园春哪~嗯~”
 
  张姨呆呆地看着我,眼泪慢慢地流了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