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关于《故乡地理》  

2006-11-23 17:4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晓卿:最近,不时浏览“人老猪黄”,其中一些文章使我感到非常亲切,童少年的往事顿时浮现在眼前。大年汪、隅顶子,这些都是小时候使用率非常高的词儿,如果不把它们记录下来,时间长了就会从脑袋里消失。我也是喜欢回忆往事的人,希望你继续努力,提供更多的童年记忆,以更增加对故乡的眷恋和对友情的珍惜。我也想到了很多故事,不知你能否把它们写下来。比如,灵西闸、凤凰山、北山(馍馍山)、大理石厂,还有西关和东关仅有的两个澡溏子以及南关的乱岗子,都是很有趣的事儿……
 
  
这是我在肯尼亚工作的高中同学薛冰发自内罗毕的邮件,显然,文章勾起了他的思乡之情。其实,把有关灵璧的记忆写成一个《故乡地理》系列的冲动,萌生于今年五一长假的那次回故乡之旅。
 
  自从1992年父母调至宿县工作之后,我一共回过灵璧四次,每次回去都很有感慨。在这座县城不断地变化的建筑外貌下,灵璧的经济发展是非常缓慢的。我也去过很多不发达的地方,至少当地的景观保持了连续性。而灵璧,所有的古迹,哪怕是一些五、六十年代的景观都已荡然无存,取代这些的是一些似是而非的、贴着马赛克的建筑。整个的县城异常拥挤,逼仄的街道上响彻的是高音喇叭推销的声音,卫生状况极差。
 
  今年回灵璧,这种凋敝和颓败的感觉更加强烈。父亲原先的同事安排我们住在灵璧大酒店,这是县城条件最好的住处,我们的房间居然还是一个“豪套”,但室内设施破旧不堪,霉味四散。凭窗望去,是拥挤凌乱的公共建筑以及民宅,这时,听见儿子在给他妈妈打电话:“我到了爸爸的老家了,告诉你,特别破……”
 
  1965年,我出生在灵璧县医院,在这里长到了十七岁,离开。灵璧承载了我所有的童年和少年时代的记忆,当年的那座小县城曾经是我生活的全部,也是我生命史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几个月前回到北京,我便开始梳理我关于这座小城的回忆,先写了《城墙》、《三用礼堂》、《金教育》,这次生病,又写了《隍庙街》、《大年汪》和《隅顶口》,我会一直写下去,写到不想写为止。
 
   我打算把这些汇集成一个系列,题目叫《故乡地理》,所有的篇目都会以灵璧的一个地名为题,从那个地点点击出我的一些记忆,许多的记忆是共同的,也有一些我的个人经历在里面,这个系列回忆更偏重于个体,是我自己的灵璧县志。我在灵璧生活的年代,中国经历了“文革”,也经历了改革开放。我的回忆与其说是对一些空间的记忆复原,不如说是对一个时代的叙述重建。
 
  目前这个系列能够动手写的大概有二、三十篇,其中就包括了薛冰在信中提到的那些地方,如果顺利的话,明年五、六月份便可以完成一个五、六万字的东西。这个东西准确说是给自己看的,也在这里和我博客的读者分享,将来,如果乐乐感兴趣,这些文字就留给他,帮助他了解父亲的过往。
 
  最近,也有做出版的朋友对此有兴趣,这让我很荣幸。如果此事有些眉目,我会抽时间再回一趟灵璧,住一段日子,搜集一些历史影像,也再拍一些照片--说实话,我还没有给我的出生地拍过一张像样的照片呐。但有时我又会对此感到迷茫:那样平淡的一个小地方,那么久远的记忆,会有人看吗?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