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Biang Biang的裤带扯面  

2006-11-22 17:31: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就醒了,感觉还是很虚弱,便在家上网。
 
  这几天很热闹,一个长相很悲壮的群众演员学习孺童大师,公布了她与几位导演的友好往来录像,场面惨不忍不睹;另外有人公布了我同事黄建翔的辞职信全文,信里有这样的句子:“中央电视台是一棵参天大树,而我,只不过是树上的一片叶子。每年的秋风起时,都有些树叶会掉落,但是,大树总是那么挺拔和伟岸。”作为黄的吃友也是哥儿们,我能读出其中的无奈和慨叹。
 
  到了中午,我开始有了有了由衷的饥饿感,身体似乎已经恢复。于是想起了一位叫波波夫的同学在我博客上留言。针对我对鲁谷周围食物匮乏的抱怨,他说石景山其实有一家名字叫诚铭的餐厅,还是不错的。我记下了地址,下楼开始搜索,很快找到了那个小门脸。天呐,和我住的地方只有一百米的距离!
 
  餐厅不大,略微做了一些装潢,基本都是红底黄字,让你感觉在五星红旗下很爱国地吃饭。服务员穿着清一色的大花被面,说话却是南腔北调。捡一个角落坐下,一个人要了三碗面,羊肉泡面、什锦红油卤面和油泼面,价格分别是六块、八块、五块。服务员和我再次确认了一下,显然她对我胃吞山河的饭量有所怀疑。看着困惑的她,我继续挑衅说:“再加一盘花生、一瓶啤酒。”那姑娘显然觉得我疯了。
 
  但面上来之后,我立刻崩溃了:碗大得像洗脸盆,凿凿实实的三大碗。现叫朋友显然来不及了,我便把碗一字排开,每一碗临幸些许……两圈不到,汗便下来了。至于面的滋味,我不用多说,以下是波波夫的留言,评论基本属实:
 
  “这里的油泼面做的相当不错,分为宽的和细的,宽的陕西人称为biang biang面,细的油泼是拉条子做的。羊肉泡馍经过改良了,没有西安的那么腻,更适合北京人的口味。辣鸡炒饭也很正点,辣椒与鸡块的完美组合,上面盖一坨火候到位的鸡蛋饼,色香味俱佳。还有肉夹馍、茈然炒拉条子等陕西风味。这里的厨师都是陕西的,而且我怀疑就是我们渭南的。
 
  需要补充的是,我要的全是皮带面,也就是裤带扯面,三大碗吃得不到一半,就只得把腰间真正的皮带松了一个扣。这么宽的面做的裤带,真应该送几根给那位群众演员,让她平时扎紧一点。
 
  从前,我去过几次西安,但一直对那里的吃食颇有微辞。我的朋友杨晓肃一直有这样的观点,历史文化发达的地区饮食文化程度一定不高,比如西安、洛阳、开封、太原……这些地方饮食的最大特点是主食发达,菜乏善可陈。这话可能会得罪很多人,但我的感受的确如此。就说西安著名的贾三包子,还有那家著名的肉夹馍,以及羊肉泡,尽管觉得不错,但我仍然认为和当地给它的崇高的评价名实难副。比如泡馍,我依然更喜欢银川的那家老汤泡馍,汤是汤,馍是馍,粗犷的可爱。
 
  不过,能在家旁边找到一份比较正宗,也比较朴素的陕西面馆仍然让我非常激动。临走,我要了一张餐馆的名片,上面写着,面条扯得像裤带,羊肉泡馍味不赖,油泼辣子一道菜,家常炒菜谁不爱。我决定明天再去尝尝它的饺子。感谢波波夫,如果他是未婚的话,我祝他早日找到一位大波波娃。 
 
  出得门来,准备上班。已是初冬的北京刚刚有了一点秋天的意思。对了,准确的描述应该是:风吹拂着高大的央视,地面上飘落着些金黄色的健翔……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