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生日痛并快乐  

2006-11-21 03:47: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氓原在博客里写了写博客的恶果,其实,写博客的恶果还不止于此。
 
  昨天中午,刘春打电话来,“你在博客里写我什么啦?我这次到合肥这么隐蔽,现在人民群众都知道了,无数人打电话来,怎么办啊?”春台愤怒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合肥的朋友叫去喝酒还好说,北京的女孩子们不依不饶怎搞?”我连忙道歉,并且给他宽心说:“女孩子喜欢你,想念你,简称思春,那是任何一个正常女孩子都要发生的啊。谁让你这么又温柔又有型又多金又有才华呢?”春的语气这才柔软了起来。但我仍然对自己没有为春台保守好秘密而感到愧疚,愧疚到了有些低烧。
 
  此时,我正在家庭的生日宴会上,今年我和我爸一块儿过的生日,他阴历我阳历,合并成一顿饭。最高兴的是三个孩子,我儿子和我两个外甥。尤其是那个九岁的外甥豆豆,一进门,特兴奋地小声跟我说:“舅舅,今天你过生日,打算送我什么礼物啊?”此外甥系海淀区中关村一小三年级学生,黄帅的校友。
 
  吃罢生日午饭,我又想起了春的责备,脑门上的汗珠劈里啪啦往下掉。载儿子和我妈回家的路上,有一刻我觉得已经睁不开眼了。回到家里,盖上厚厚的被子,我还在拼命地颤抖,这下把儿子给吓着了。他一边帮我掖被角一边说:“爸爸你别这样,我保证在学校再不打人还不行吗?”看来我是真的病了。
 
  从小我体质就特别差。小学二年级就得了风湿性关节炎和风湿性肌肉炎,有两年的体育课都没有上过。那时候,每到阴天下雨之前,我都会提醒小朋友带伞,同学们都尊称我为“小小气象站”。后来在北京生活,我对花粉和粉尘过敏,于是又兼任了环境测评的工作,只要我咳嗽,北京的大气污染指数肯定在三级以下。这几年,我每年都要发三次烧,而今年才完成了两次。既然这场风波迟早要来,早来比晚来好。
 
  我决定暴睡一觉,想到了老六和众朋友们晚上还有酒局等着,临睡前,我艰难地给老六发了个短信,告知如果情况允许,我一定坚持去。睡了两个小时,体温仍然没有降低的迹象。晚饭胡乱吃点东西,回到住处,决定继续大睡,但此时已经浑身酸痛,痛得我直想叫唤。突然想起上次同事老王给我买的体温表,拿来一量,39°了,这么大岁数,也好意思发那么高的烧,我以前可是以低烧著称的啊!直到天亮,一直睡不着,中间又战战兢兢量了三次,没有一次低于38°的。说老实话,我把自己吓坏了。
 
  今早起来,画着龙去了单位,因为上海的朱博士到台里办事儿,我要去接他。把朱博士安顿好之后,我晃晃悠悠去了医务室,大夫是个漂亮的少妇,“哪儿不舒服?”我把情况说了一下。“先去做个检查吧!”大夫相当地平易近人。在给我填化验单之前,大夫在一张大表上填写着病人情况,问:“哪个部门的?叫什么?”我如实回答。“二十几了?”我脑子嗡了一下,“二十几?我昨天已经四十一了。”话虽是这么说,但觉得身子顿时轻了很多……果然,化验结果出来,一切正常。
 
  通过这次发烧,得出以下结论:
  1、下次再写刘春,一定要经他审阅,省得再生病。
  2、下次发烧的时候,不能再用体温计,眼不见为净。
  3、牛博上关于中西医的讨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给你看病的那个大夫是谁。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