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黄猪老

 
 
 

日志

 
 

隍庙街  

2006-11-15 01:4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的又是过去的事儿。
 
  隍庙街是我老家灵璧东关的一条街道,从字面上看,这里应该是有座城隍庙才对,但从我记事起,它就是一条流淌着生活气息的小街。其实,称它作街都不太准确,不过四、五米宽的路,应该叫它巷子。
 
  我童年记忆中的县城,四条“主要道路”都是用一米见方的青石板铺成的,尤其在梅雨季节,地面很亮地反射着天光,街道上人不多,安静得听得见房檐滴水的声音。但拐进隍庙街就不同了: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小商铺,路中间挤满了挑着新鲜的蔬菜和活鸡活鸭的菜农,路边还有一些卖点心和烧饼的和卖卤菜的摊贩。因此,在我童年的记忆中,那是一个很可亲,很市井的场所--和我家住的清苦寂静的中学校园有非常大的不同。
 
  父母对我约束很严,也可能是因为家境的原因,我打小一直到离开灵璧,从来没有过一角钱的零花钱,像三分钱一根的冰棍,两分钱一勺的甜菱角米,一分钱一瓶的糖精水……这些对我以及我的两个妹妹来说都是奢侈品。有时候看到邻家的孩子肆无忌惮地吃零食的样子,我一把将其抢过来的心都有。
 
  一次,三叔从外地来,带我在城里转了转,最后在隍庙街给我买了五毛钱的卤兔子腿,我接过来,端详了半天,小心翼翼地吃了两口之后,立刻天旋地转,好吃!随后便只舍得一丝一丝地把肉撕下来,轻轻放进嘴里……我甚至想拿着它走回家,让我吃零食这件事也在小朋友面前进行一下形象展示。三叔完全不懂我的意思,见我吃得慢,拿过去,一口就干掉了一半,我当场眼泪就下来了……
 
  也就是这次之后,每次路过隍庙街,我都要对那家卤肉摊献上一个深深的凝望,那种香味我至今都还回味得起来,我甚至可以分析,卤肉的汤料里,应该有肉桂、陈皮、小茴和香叶的,但此后,直到这家卤肉摊消失,我再也没有机会亲口尝过。
 
  在我大约十岁的时候,尤其是夏天的傍晚,我都要和同学们往隍庙街跑,并不是这时我有了支付能力,而是隍庙街有了另一个去处:在拐弯的地方有一个露天书场,一个五十多岁的鼓书艺人每天在这里打铜板说鼓书。我和几个同学每次在这里都听得格外痴迷,其实,鼓词的内容都是很熟悉的,像《奇袭百虎团》、《阮文追》、《英雄儿女》、《看不见的战线》等等,但我们还是愿意听那鼓书艺人唱,夜空里,铿锵的鼓词把这些革命故事演绎成另外一番味道。
 
  说书人左手拿一根柳木棍,在那面小破鼓上轻轻地敲上几下,右手的半尺多长的大铜板便清脆地响了起来,铜板忽疾忽慢,一切根据情节而定。说书人声音嘶哑,但口齿伶俐清晰:老狐狸心花怒放啊,窃以为计得逞呐,哪晓得,马国哲迈步如梭走得快快啊咿~呀~哈~……每次听得心旌飘摇的刹那,都有同学拽我衣角,“收钱的来了,跑吧!”每当此时,我都无限留恋地看着台上,但又无可奈何地向夜色中遁去,唉,不过一分钱,难倒了英雄汉啊咿~呀~哈~
 
  每次到隍庙街,我都不敢向父母承认听鼓书的事,我很长时间都搞不懂,为什么父母那样严厉地禁止我听大鼓书,要知道,这里的故事都是些革命加战斗加反特的啊?直到长大之后,我才最终找到了答案。在每次正式的鼓词开始之前,说书人都会讲一些“书帽儿”,基本上是一些笑话,暖场用的。
 
  比如有一个是这样的:说有家人请客,家里的狗却在桌子下面窜来窜去,主人找来一根棍子,却始终无奈狗的身形矫健,最后主人急了,对一位女客人说,“二婶,把你的腿岔开,让俺捅一家伙……”听到此,全场前仰后合。但对天发誓,我当时真的不明白这个故事有什么好笑。现在看来,这可能是沈宏非成为我的“黄品源”之前,我听到的最早的一个黄段子。
 
  听鼓书的事儿最终还是被父母知道了,换来了是一顿臭揍,此后,吃完晚饭我只能呆在中学校园里。不过还好,没过两年,学校的礼堂出现了一台电视机,那里成了我新的去处。鼓书,慢慢被我忘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